艾莫西_20161012

昨天與同為部落客的好友香功堂,擔任了一堂學學文創企劃的「成為影評前的14堂準備課」課程講者,與大家分享網路世代的影評這個主題。第一次認真檢視自己的書寫歷程,才驚覺自己居然寫了13年,最早開始寫部落格究竟是為了什麼?老實說還真的是沒有任何目的,就只是想寫下那些我覺得透過交談也無法具體陳述的想法,因為寫作不會被打擾,不會中斷,不會被把話題帶走。


一直都覺得書寫是自己與自己對談的方式,所以我大概沒太認真考慮過讀者;但不得不說點閱率與留言這些數字內容,說完全不在乎也是不可能的。寫部落格從開始的漫無目的,到成為電影摩人養成看完電影一定就要寫的個性,一個電影部落客的本命莫名成形,到後來變成沒太多想法時也要逼自己硬生出些什麼,當時覺得寫部落格變成一件好累的事,就像是參加了一場不清楚規則的比賽,你唯一知道的只有拼命拼命地寫,得搶快搶時間搶能見度,但彷彿永遠沒有終點。

我在課堂說,網路書寫的優勢是自由與隨心所欲,就是希望不被外力綁架它本來擁有的這個特質,因為某段時間中我的確失去了它。其實沒有人逼我一定非寫不可,是自己把彈性忽略,將寫文章變成了強求或期待一定要被看見的目的。從最初的與自己對話,變成渴望對外發聲,深怕不寫就會消散在網路圈的某種焦慮,竟成了一股倏然反擊的力道,讓我曾短暫消失在部落格中,好一段時間都抗拒發文,因為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後來想想恐怕來自於過於透支自己的文字與感觸所造成的吧

這個現象我在網路前輩工頭堅大哥的部落格上看到一個名詞工頭堅稱這個狀況叫「部落格失語症」,那時我才知道這種焦慮原來身為部落客多少都會發生,而且是週期性的我自己這13年中大概發生無數次。

艾莫西_20161013_03

在昨天的課堂中我反覆提到,網路是用來社交的工具,互聯網就是互相聯起彼此的一種稱呼。想搞自閉的絕對不可能在網路活躍。不過回到家中捫心自問,好像自己也矛盾著(因為我自己就是有點不擅社交的傢伙),而我發現很多大量網路書寫的人也往往有這個特質。為此我想了一整天,得到一個解套的想法,自己跟自己對話,應該也算是一種社交吧。

跟自己對話,與自己交流聽起來很蠢,但我的確覺得是如此。網路的社交性不單只是線性,更是非線性的跳躍,跨越時空與自己對談這幾年在我身上常發生。早年太多感觸太多心情,當時不知道到底是寫給誰看的那些文章,這幾年時常在某些時刻被自己重新看見,有時竟意外也能鼓勵到現在的自己,又或是會懷念自己原來也曾有那種狀態。

這樣的自我社交或許是我課堂上沒提到的部分,但我想我說的社交性應該著重在這裡才是。

圖片133

這幾年下來,或許與臉書崛起有關,也與我的生活心態的改變有關,我不再把部落格當成一種經營,而是試圖回歸到我最初遇見它的那種狀態。我認為生活中給自己的「非」已經太多,工作與身份早已讓我有太多勉為其難與不得不;回到部落格時,我希望能更保有「是」的樣子我就是想說話時就會拼命說話的人,但不想說話就是個完全沉默一句話都不想說的人。我想我真實的個性上大概是比較任性,所以我的粉絲團與部落格也該這樣呈現

我在Yahoo專欄的自介文字寫著,「有一個粉絲團與一個部落格,依心情經營」是我認真想過的說法我很珍惜每個在網路上願意花時間看我的文章,給我鼓勵留言或按讚的每一個人,我都由衷感謝;但我還是想當個想寫就會寫的傢伙,因為部落格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也是我自認為最真實的那一部分正因為如此,所以我也得誠實的書寫它,而不是用經營的角度看待因為生命是順勢而為的,這樣才能寬心以待。

艾莫西_20161013_03


「沒有目的的,其實才能寫最好。」

關於網路書寫,我始終這麼覺得。這大概就是為何,認真努力寫了13年,最受歡迎的文章居然是《真假文青辨識法:PTT你有文青特質嗎之46問》一篇關於我配眼鏡的瑣碎文章當然我不會生氣,反而還覺得很有趣,這篇文章又被朋友翻出來看完後說看了哈哈大笑。當時我寫那篇文章時,我一定沒想過它會成為這13年來至今最多人看的一篇文章。連舒淇本人曾分享過我的關於電影愛的心得都敗給了它

認真想想什麼都無法預期,或許也是網路這個媒體最迷人的地方了。

艾莫西_20161013_05

昨晚課堂上香功堂主說了個牛肉麵理論,我覺得很有趣,就是說如果有一家牛肉麵很好吃,但倘若他開店時間不穩定,那麼就算再好吃也無法留下客人,因為不一定能吃到怎麼可能知道好吃。這論點我覺得很適合目前打算投身網路書寫的朋友們參考。不過我想我的確也過了這個年紀,來到了珍惜任性的年齡。我知道我不會再是那個每天開店的老闆,現在的我期待緣分勝過耕耘熟客,萍水相逢無妨,只要天時地利人和就好。我交出我的主導權,試著相信生命會帶我到該去的地方,文章自會見到該被看見的人。這份網路的不可測性,不就本該是它最迷人且有趣的地方嗎?

謝謝昨天聽我講課的朋友,也謝謝一直有來我的部落格看我文章的人們,還有臉書粉絲團上的朋友們(哎呀怎寫得像是關站宣言但不是的啊別誤會)。我會繼續在網路上書寫,也會繼續保持在臉書上想到啥就說啥的個性,我有時會消失只是因為任性,但也衷心希望我能永保這份任性不被任何外力所影響,也但願你也能擁有一份屬於你自己的任性。

因為能任性真是件太美好的事了。

圖片2


【艾莫西任性的後記】

我這次要很謝謝香功堂邀請我與他一起擔任講者,想起我們是從擔任金穗獎部落格評審開始認識,一起看過《派特的幸福劇本》,聽過他18歲送自己的美國旅行故事,跟著他一起同步書寫電影,現在我都自覺變成「半退休狀態」的部落客,但仍在他身上看見那屬於一個喜歡電影最純粹的本質。
話少但觀察力細微,寫文章時兼具情感條理,我覺得電影書寫圈能有這樣曖曖內含光個性的電影部落客,真的是相當幸福讓人可以記住喜歡電影該有的模樣。當然不只是香功堂,我一直都在網路上看見各種用不同方法喜歡電影的人們,有目的其實很容易看穿,因為這是網路的特質,但或許也正因如此,真正愛電影的也更為清晰。

還好我仍得以能與真正熱愛電影的人們相伴,就算只是個讀者也彌足珍貴。

香功堂_20161013_00

對了附帶一提,香功堂封我為「感情放很重」的那種書寫部落客,我剛好也提到目前網路影評書寫的困境之一正是「抒情文太多,理性批判的文章太少;只有心得,沒有影評,看來我也是問題的一環啊其實,希望能早日學會感情放一邊才是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