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文/艾莫西

一個年近七十的老人對搶銀行情有獨鍾,大半生他都在警察的追逐下生活,他犯罪但他不傷人,他清楚知道自己對犯罪充滿熱情,儘管無法讓人知道這熱情從何而來。這是改編真實案件的電影《老人與槍》,真實人物名叫佛瑞塔克,身為製片的勞勃瑞福同時擔任本片主角,宣佈《老人與槍》將是他的息影作品,看似毫不相干的兩個事件,在導演與編劇大衛羅利的穿針引線下,成功打造了一部雙面呼應的精采之作,關於畢生只對某一件事充滿熱情,對勞勃瑞福而言這角色確實在適合他不過,從21歲開始演戲,至今已82歲的他演了一輩子的電影,甚至成為導演擔任製片,更創辦了日舞影展(Sundance Film Festival),幾乎可以說勞勃瑞福就是電影,無庸置疑。


undefined

我對勞勃瑞福有特別的情感,或許是因為他是我母親的偶像,小時候經常會聽到勞勃瑞福的名字來自我媽的口中。等到自己年紀漸長,即使錯過了《虎豹小霸王》的年代,勞勃瑞福仍追上了我的青春,特別難忘1996年的《因為你愛過我》與1998年的《輕聲細語》,還有後來在影展放映補上的《往日情懷》與《遠離非洲》,只要是勞勃瑞福親自執導的電影都不難看出他看待世界的某種溫柔與輕巧,而他參演的作品中更經常有著極度紳士的愛情元素。這樣的精神也反映在他創辦的日舞影展,我一直都很喜歡日舞影展的選片,日舞影展的作品大多強調作品的溫度與人味。日舞影展取名的靈感來自勞勃瑞福在《虎豹小霸王》中著名角色日舞小子(Sundance Kid),這個美國西部傳奇的不法之徒一角造就了勞勃瑞福,也開啟了他最令人深刻的銀幕印象之一。

與《虎豹小霸王》上映相隔半世紀,現年82歲的勞勃瑞福在日前宣佈《老人與槍》是他的最後一部銀幕作品。21歲開始的演員生涯,參演各類型電影的他會選擇以怎樣的作品告別著實令人好奇。不過從片名或許就可看出端倪,《老人與槍》(The Old Man & the Gun)片名無比直白,海報上如同那些西部老電影的元素貫穿,21歲詮釋一名犯罪者與82歲必然不同,但有趣的是這些銀幕形象卻又彷彿一脈相承。觀影過程中如同搭乘時光隧道,隨處可見記憶中某部老電影的似曾相識,但這絲毫不減臉上佈滿皺紋的勞勃瑞福身上散發出的銀幕魅力,勞勃瑞福在《老人與槍》中的輕巧自然,成為了最不簡單的火侯演技,不僅充滿熱情,更可以看出他投入在這角色的執著率性,正好精準詮釋了佛瑞塔克一角。彷彿為彼此找到最適合的存在,這大概就是演員與角色最完美的結合了。

undefined

每個人一生中都在尋找,有時目標,有時熱誠,有時就是一股偏執沒有任何原因。《老人與槍》劇情關於搶案,但實質卻又與犯罪無關。更多時候電影試圖傳達的是生活,也與意義無關。《老人與槍》改編真人真事,角色塑形則完整交給了勞勃瑞福。由勞勃瑞福飾演主謀佛瑞塔克,年近七十的老紳士,搶劫銀行時永遠帶著微笑且不疾不徐,電影沒有交代他為何要犯下這些搶案,也沒有追溯他的動機與過往,不過不影響故事發展。某程度來說《老人與槍》展現的角色魅力更勝劇情,從電影開頭刻意的近距離特寫,讓勞勃瑞福的皺紋呈現在大銀幕上撐起了「老人」的意涵。而電影中有非常多「雙關」,某些劇情呼應著真實的勞勃瑞福,但卻又屬於電影本身的發展,大量拼貼取樣勞勃瑞福當年的片段或經典場景,全片充斥著這樣的彩蛋非常有趣。當然其中最迷人的莫過於《老人與槍》這部電影的情調,這片名的老人不只是角色,從拍攝選用超十六釐米拍攝的色澤顆粒,上字卡選用的字型與呈現,配樂及選曲,還有鏡位走法等,都展現了絕頂老派的風範。《老人與槍》讓我想起了那些我小時候在電視上看過的老電影,懷錶與筆談,錄音機與廣播,永遠抓不到的歹徒與持續追趕的小鎮警察,這些元素呈現在電影裡不令人感到過時,反倒強而有力地支撐起屬於往日情懷的美好。

總是有過那種年代,電影的存在不為了真實而為了滿足想像。
勞勃瑞福正是屬於那樣的時代。


undefined

《老人與槍》的美好不只來自勞勃瑞福,其他選角亦是充滿亮點,同樣出道四十多年的資深女星西西史派克,飾演勞勃瑞福的遲暮之戀珠兒,即使年過半百仍對愛情有著嬌羞渴望,西西史派克與勞勃瑞福的火花極好,雖然偶爾稍顯刻意,但不減兩人在部分場面中併發出的浪漫滿分。我尤其喜歡勞勃瑞福在百貨悄悄拉著西西史派克走出專櫃的戲碼,兩人彷彿經歷了年輕人的大冒險,最終西西史派克拉著勞勃瑞福回到專櫃並買下了手環。這場再簡單不過的戲,用表演將勞勃瑞福與西西史派克兩人的關係與立場完全盡述。另一亮點則來自傑西艾佛列克,傑西艾佛列克刻意的復古造型儘管剛開始很難入戲,不過卻隨著劇情發展越發自然。飾演40歲的小鎮警察約翰,他熱愛當警察卻不懂為何辦案有分大小。相較勞勃瑞福,傑西艾佛列克的角色則更像是大眾化身,如同你我對當下生活或工作仍充滿不安與懷疑,直到真正願意投入時你才會更加清晰所有事物的真正目的。

《老人與槍》劇情看似簡單平凡,但論述人生道理時卻非常睿智,當約翰得知更多關於佛瑞塔克的線索,最終他未能成為親自逮捕他的人時,他不再成為那個只在乎成敗的警察,他懂得了樂在其中的道理。重點在參與,在產生共鳴,在成為能與所愛的人分享的傳奇故事。


undefined

某程度來說,《老人與槍》有太多超越劇情的提示,它不僅提示我們生活的慢步調, 讓我們看著一對年邁男女仍能沉浸在愛情突如其來的美好,彷彿永遠有聊不完的天猜不完的謎題,看著看著也能讓人心生甜蜜。同時我們還看著勞勃瑞福沉醉在浪漫的亡命之徒情節,在大銀幕上留下迷人的笑容,盡情展現屬於他的銀幕魅力,用屬於他最擅長的方式與觀眾告別。

《老人與槍》絕頂浪漫又任性妄為。真實世界的佛瑞塔克創下高達18次的越獄成功紀錄,在片中成為了浪漫的告白情書,對著戲中的珠兒,也對著戲外的觀眾。電影拼貼勞勃瑞福六十多年的演員生涯,巧妙將年輕時期的勞勃瑞福照片拚入故事的過往陳述。把自己的一生寫入了電影劇情中,這就是獻給電影的浪漫,像一組密碼悄悄解鎖你我的那些塵封時光,提醒我們那尚有餘溫的美好,你不需要具體想起,而是記住了那種感覺,就像我們記住了勞勃瑞福給人一貫的印象一樣,無論你想起了那部作品或那個角色都無妨。

undefined

「唯有不斷前進才是生活。」《老人與槍》的最終仍是一場無止盡的公路電影,即使勞勃瑞福或許今後不會再出現在大銀幕,但他在銀幕上扎實地存在過,將告別化身成最不簡單的簡單故事。故事關於一個演員的熱情,也關於一份歸屬。它屬於舊時代,但它將會超越時間永遠前進,永遠存在。

只要有人仍愛著某件事物念念不忘。

(↓↓下面兩行會有點爆雷,關於一個片中彩蛋,如果你已經看完電影可以反白來看↓↓)

不得不說電影《老人與槍》陳述當年越獄的拼貼劇情時,巧妙將1966年勞勃瑞福參演過的《凱德警長》(The Chase)畫面置入,而在《凱德警長》中勞勃瑞福飾演角色正是越獄犯Bubber,真心覺得這樣的安排超可愛。

undefined

【艾莫西寫在後面】
好喜歡《老人與槍》啊!明明就只是一部簡單平凡的電影,卻在很多地方讓我留下深刻印象,而且都是回想起會帶著微笑的情節。上字幕的方式也很幽默,不得不說這一氣呵成的風趣真的無比強大。展現了一部電影自己的格調與步調,不疾不徐娓娓道來,這樣的精彩沒有特效,單純來自最純粹的演技與情懷。真是迷死人了!勞勃瑞福這個帥一波真是帥到我心花怒放,尤其是那段手開槍的場景,配樂與動作都結合完美,戲裡戲外都成就了傳說感,超級喜歡。

話說那把永遠沒開過的槍,竟意外讓我想起《逃學威龍》的那把善良之槍啊...。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