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文/艾莫西

十幾年前我在絕色影城看了《李米的猜想》,始終對這電影念念不忘。當年我還把片中台詞寫在筆記本上,不過寫的是片中出現的詩,當年的我真有些假掰文青的氣。十多年過去,對這電影的某種喜好仍維持在身體裡,還記得的居然是剩下那幾句詩。前幾天下班不知為何,忽然想再看一次這部電影。電影的細節其實完全記不得了,不過當時存在體內的喜好果然騙不了人,看完後依然喜歡,只是這次居然不再熱愛那些詩句,甚至還覺得太過刻意矯情。但其他看似平凡無奇的台詞居然展現了帶有後座的力道。這幾天時不時會出現在我腦中,還有竇唯那讓人感到平靜的電影配樂。某些旋律居然會讓我聯想到花輪樂團幫《大象席地而坐》作的主旋律。
 

李米的男朋友方文不見了四年。這四年中李米卻又持續收到方文寄給她的信。李米選擇以開計程車為業,車內放了本夾滿方文照片的雜誌,逢乘客上車便問你是否看過照片裡的這個人嗎?李米熟記著每封信裡的內容一字一句,記住了信與信之間間隔的天數,記下了信裡的每一個疑問句。李米猜想著方文為何消失?又為何持續寫信?猜想著他們之間此刻的關係,猜想著愛是否還存在?

undefined

《李米的猜想》看起來是部愛情懸疑片,不過實際上說懸疑倒也沒有太多起伏。說穿了倒比較像是一個自己過不去的關卡。一個屬於自己的秘密與偏執。電影剛開始的半小時會覺得李米就是被分手了卻又不願面對現實的女人,方文則是明明變心卻還施以小惠寫信安撫的爛情人。畢竟愛情到了此刻還會有不同的答案嗎?不過《李米的猜想》並不屬於當下,它屬於沒有網路的那個世代,屬於沒能親眼看見就不存在事實的年代。那年代的人沒有手機也沒有網路,距離多遠相隔就有多遠。而真正的距離,才能考驗我們的決心。

李米非找到方文不可。原因為何我不知道。
上一次非把答案問個水落石出又是什麼時候呢?

大學時期某個同學曾對我說「沒有答案也是一種答案。」這句話當年我完全都聽不進去。我想大學的我大概也有某些特質如同李米。偏執地相信自己想相信的,同時清楚要讓自己死心的方式就是親眼看見。這大概是為何我對《李米的猜想》始終難忘的因素之一。只是隨著時間過去,時間恐怕也在我身上改變了某些東西。當我發現自己也開始對著別人說出「沒有答案也是一種答案」時,我居然沒有感到害怕,而這反應或許才是事後想想最讓我感到害怕的事。

關於一件事的開始與結束,往往是事後我們才驚覺。
都在從前,都是曾經。


undefined

「你怎麼能確定馬冰就是方文呢?」
「你自己的老婆你認不得嗎?」

重看《李米的猜想》,對片中的幾個要角很喜愛,鄧超飾演的馬冰與方文,周迅飾演的李米,王寶強飾演的裘水天,張涵予飾演的葉傾城等,這些角色都陷在自己的困境,在腦中猜想著事情的發展。他們寧願相信符合他們想像的說法,不求真相只求能讓自己的想像延續。他們猜想過了今天就會到達明天,所有美好的未來都在明天之後。沒有網路的年代沒有輕而易舉的共鳴,他們的猜想如果要成真就只能成為行動。只是誰也沒想到這猜想哪一天結束是命運的把戲,永遠讓你料想不到。

李米看到了方文,可是眼前這人卻自稱自己是馬冰。他們通通被捲入一場交通事故,意外涉及了某個販毒集團。馬冰在警察局說自己是馬冰不是什麼方文,李米把方文寫給她的信交給警方作字跡比對,結果並未符合,李米無法接受,李米在方文面前念出一封又一封信的內容,最後痛哭失聲地說「如果是我認錯了,那我跟你說一聲對不起。」馬冰牽著一旁的某個女子頭也不回離開了。

李米為何那麼愛方文?
世界上真的有非他不可的愛情嗎?


undefined

《李米的猜想》原本可以被定義為死殘爛打的通俗劇。然而在最終的抽絲剝繭後我們才知道我們多數人都錯了。真正相愛過的人就會懂得。這是他們彼此的故事無關於你。保險櫃裡的一捲影帶交代了方文的視角。關於這四年,她想他不知道的,原來他都知道。猜想著的事情終於有了答案,只是答案有了人卻不再了。

不再了,不在了。消失的有時是人,有時是事情本身,有時是愛。時間給每個人的距離相同,偏偏每個人走過時間的腳步不一,有人大步前進,有人緩步躊躇。有人眼睜睜看著曾經並肩而行的對方逐漸消失,有人再也不回。所幸總有個共同點,關於相識之初,關於一切的開始。關於某個眼神與笑容。來自那個讓你以為從今以後一切開始有所不同的頃刻。那個頃刻,值得深信不疑,值得奮不顧身。

我們都不起眼,沒人在乎我們。」

再次看《李米的猜想》時,倒不覺得這只是個單純的愛情故事,更有緬懷或弔念過往的一種感情或人際關係。李米與方文就像早已沒人相信的那種故事,或曾經嚮往卻逐漸遺忘的某段日子。看著電影最後那段李米在天橋上敘述她與方文相戀的過往歲月,其中一句「我們都不起眼,沒人在乎我們」竟是如此深刻,深刻到讓我想起了所有愛的最初都來自安慰與陪伴,來自被懂得,來自有所歸屬。

undefined

《李米的猜想》當年上映海報寫了一句宣傳詞「你能為愛活多久?」事隔多年再看卻有了不同感覺。愛與時間似乎是互相消耗的。年輕時可以為愛付出所有,後來才懂得時間帶來另一個考驗:你能活多久只為了愛?後來,我們都會說生活中不可能只有愛,愛不足以讓我們活下去。後來,我們都不再是最初的我們。活過了愛,卻再也無法只為愛而活。

這感觸我不覺得感傷,只覺得有點老。

看到網友說,看《李米的猜想》的同時,你一定也會在腦中浮現某個你想找到的人。我忽然有些懷念大學時期的自己,儘管如今與他漸行漸遠,但我並不後悔,因為我知道,我之所以能成為我,是因為有他的因素。大概就像忽然想看《李米的猜想》的感覺,儘管細節都忘了差不多,但曾經喜歡的感覺依然寫在記憶裡,成為腦海中的一部分。

undefined

那些年,那些青春,那些曾經以為是未來的日子,忽然一下子就成了過去。後來,又有了新的想法,新的觀念,新的目標與新的生活。日復一日循環,等著新變舊。

《李米的猜想》最後的影帶,對我來說彷彿保存了每個人都曾有過一段歲月。如同時空膠囊般封存著時光。如此完好,如此令人微笑著紅了眼眶。而我想著我此時的淡然,或許來自當年自己超支了太多的奮不顧身吧。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