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1.jpg

文/艾莫西

小時候我最喜歡的音樂組合就是優客李林,他們有一首歌叫(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當時年紀小不懂這歌名是什麼意思。如今將邁入不惑,懂了這歌的含意後卻不再是會輕易等待的年齡。前陣子看完《鬼魅浮生》後,竟讓我聯想到了這首歌名。

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這話寫得真好。放在《鬼魅浮生》的劇情上,更是意外契合。簡單來說,《鬼魅浮生》就是一部關於等待的電影。一個關於鬼魂守候著一個屋子的故事。鬼魂守在屋子裡,等著屋裡的愛人回來。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2.jpg

等待,是未知的代名詞,是空白的另種說法。我們常用這兩個字來代表恆心、堅定與深情。然而,為什麼需要等待?等待一定是必要的嗎?在這部看似安靜的電影中,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思考的切入點。片中男主角因車禍意外身亡,留下原本打算要一起搬家的女友獨守空屋,鬼魂成天在屋內遊蕩,看著鬱鬱寡歡的女友從意志消沉到逐漸振作,最後離開了屋子展開新生活。鬼魂無法離開屋內,於是他在空屋中等待,希望能等到女友回來。這漫長的等待超越了一輩子,從一生等到一世,從斷垣殘壁等到大廈林立,又再次被摧毀了文明回到蠻荒,最終他竟然等到了自己,鬼魂等到了另一世的開啟。這時我們才明白,原來這漫長的等待未必來自深情,更多來自遺憾。

《鬼魅浮生》用鬼魂的視角看世界,可以看成冷眼的旁觀者,也像是一切都看在眼裡的屋子。因為牠只能看著,所以牠能看出原因。於是牠也可以等於時間。我們總說時間久了你就會明白,長大之後你就會懂,大概就是這種意思。只是在《鬼魅浮生》的劇情發展中,這成了最難跨越的距離。電影沒有太繁雜的劇情,多數時間我們都看著凱西艾佛列克飾演的鬼魂(其實也只是披著床單)在屋內遊蕩。起初我想牠是為守護魯尼瑪拉飾演的女友而存在,然而劇情發展不到一半時魯尼瑪拉就搬離了屋子,獨留下了鬼魂在屋內。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4.jpg

人已經走了,牠在等什麼?

鬼魂或許不是孤獨的,當牠發現對面的房屋內也有一個鬼魂時,牠問對方說,「你在等什麼?」對方回說,「等人。」鬼魂繼續問對方說,「你在等誰?」對方回答說,「我不記得了。」

看到那句「我不記得了」時,我瞬間眼眶紅了。

什麼樣的執念,可以執著到連自己在等什麼都不記得了也不願放手?這樣真的是守候嗎?還是一切不過都只是自己的念頭?《鬼魅浮生》看似用情至深,彷彿這些鬼魂是最深愛著的那一方。然而電影卻不如此發展,隨著物換星移,隨著生命流轉,等待成了無人知曉,成了徹底遺忘。當最終連房子都被怪手摧毀的那刻,兩個比鄰而居的鬼魂終於無家可歸,對方向鬼魂男主角說了句,「我想他們不會回來了。」話一說完立刻消散,徒留地上那一只被攤平的床單。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7.jpg

「你在等什麼?」

電影裡兩個鬼魂對話方式都沒有聲音,僅只用字幕交代他們話語。牠們只對話了兩次,但這幾句話卻成了整部電影中最衝擊我的內容。其實鬼魂象徵著過去,牠們是回憶,是往事,是那棟兒時的老房子,是曾經著迷過的事物。而牠們同時也是結束的戀情,是分手的另一半,是來不及挽回的後果,是造成的下場。無論你怎麼稱呼牠們,牠們都是不可逆轉的。牠們是終點,是結束,是答案。

是每個人心中那不輕易告訴他人的偏執與放不下。
久而久之。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9.jpg

等待未必都來自深情。於是我們在電影後半段看見了電影開場。那一開始說不上來感覺的長鏡頭,關於女友如何試圖與男友親熱,男友仍是無動於衷的反應。我們看著男友原來並不想搬家,他說他喜歡這個有故事的房子,搬家成為他們倆的導火線,原來他們的感情早已生變,再也不同當年,回不到當初。

等了一生一世的鬼魂第一次用旁觀的角度看到了這些,氣憤地讓客廳鋼琴發出了一聲尖銳的聲音,男女主角到客廳查看,當然他們看不到這個正在對(再一世)自己發脾氣的鬼,牠垂頭喪氣,因為牠知道,牠等不到牠想要的了,因為好久以前,他與她之間緣份已盡,他的篇幅在她的世界早完結。如今緣份又再次重演,他也將再一次的懊悔,在另一個不可逆轉的一生中。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5.jpg

他沒有珍惜她,或許她也不如當初那麼愛他。
他們是早該結束的關係,卻成了歹戲拖棚的悲劇,禁錮了他自己。

鬼魂再也沒有任何寄託。但牠仍不肯離開人間。只為了想知道女友離開屋內時,塞進縫隙裡的紙條上面到底寫什麼。他猜想上頭必存有她依然需要他的證據。記得女友曾經對他說,當她離開一個地方時,她習慣留紙條偷塞在角落,讓自己以後有機會回去時,可以看看自己曾寫下的話。他問女友,那你曾回去看過嗎?女友回他說,「從來都沒有。」

她或許曾寫了什麼,但那都將與她無關了。鬼魂等了數百年的輪轉,等到新的鬼魂又開始無止盡的在屋內遊蕩,才終於從縫隙裡拿到了那張紙條,總算打開了它。

然後瞬間牠煙消雲散。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3.jpg

紙上到底寫了什麼?看完電影的那晚我想了好久,想著到底紙條上寫了什麼,才會讓鬼魂一瞬間覺醒,徹底立刻放下?那是釋懷,還是衝擊?我始終沒有答案。直到看完電影又過了半個多月,偶然聽到電影的主題曲,忽然心裡有些想法。

那不是等待,也不是守護,牠是被留下的。
留下的,割捨的,遺棄的,不要的,丟掉的。

沒有了。不在了。不再了。

紙上面寫什麼,其實都已不重要了。

【影涉人生】等待是一生中最初蒼老:《鬼魅浮生》(A Ghost Story)_艾莫西08.jpg

【艾莫西寫在後面】
好喜歡《鬼魅浮生》,那強大的後座力真的讓我看完電影整個人空掉了好久。整部電影看似安靜,就連配樂都僅只出現了一首主題曲穿插,在這多數時間屬於無聲的電影中,醞釀出的孤寂與荒涼感,分外令我感到深刻。最近發現導演大衛羅利(David Lowery)的電影似乎都讓我相當喜愛,今年讓我愛不釋手的《老人與槍》同樣也出自他之手。非常喜歡這位導演說故事的方式,在這兩部題材截然不同的電影中,都能讓我感受到非常扎實且厚重的情感,他能把故事說到離我心中非常近的地方。

另外就是兩位主角,魯妮瑪拉與凱西艾佛列克真是選的好,魯妮瑪拉那一場無聲吃派的長鏡頭,著實讓我想起人生第一次經歷分手的日子,只要你曾經歷過,你就會知道那場戲的多強大多真實。至於凱西艾佛列克,我想自從他演完《海邊的曼徹斯特》後就是我心目中「心死」的最佳演技代言人,他有著全身上下輕易能散發出的心死。這次即使全片多數時間他都披著床單,整部電影裡的台詞說不到十七句話,仍讓我感受到他的孤寂。即使看起來沒有太多發揮,但仍讓我相信因為是他,所以片中的那個鬼魂才會那麼令我難忘。

inside-ghost-story-movie-casey-affleck-7d3b27c2-49fc-4658-95a4-6da15ff563da.jpg
▲《鬼魅浮生》電影劇情好沉重,但幕後的劇照卻超可愛。披著床單的就是凱西艾佛列克。

好久沒有看到那麼讓我心感覺扎痛的電影了,好喜歡。
這大概就是摩羯座的電影吧。

無論多深愛著對方,也永遠無法讓對方走進自己心中。那塊明明渴望陪伴卻又慣性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孤寂之地,永遠都在扎著自己。


《鬼魅浮生》電影中的主題曲〈I Get Overwhelmed〉,在片中是凱西艾佛列克創作的歌曲。當他興高采烈地把耳機拿給魯尼馬拉聽時,魯尼馬拉聽見了凱西艾佛列克的內心。這首歌很動聽,很難忘。而這首歌裡沒有她。

這就是他們倆的答案。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