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終於相信,
他的愛情,是會退潮的。
就像他曾對她說過的一樣...
也許,他的愛情真的是宿命。
就像他名字裡的那個海字一般。
受著愛情引力,漲潮、退潮。
在白沙灣的海灘,他曾對她說,
愛上他,就像是把房子蓋在海上。
那漂泊,是註定的。
然而,她終究還是抵擋不住對他產生的愛意。
她不能自拔,他也無法拒絕。
是那晩滿月的月圓嗎?還是只是寂寞所致?
沒有人知道。

他跟她的愛,就像漲潮般的洶湧澎湃。
他曾以為,他的愛,永遠不用再流浪。
她曾以為,她的愛,可以讓海永遠平靜。
然而,永遠,只是個不曾看過的美好。
就像是她祈禱永遠滿月的月亮一般。

那晩的白沙灣,他和她都沉默無語。
他知道,是退潮的時候了。
她也知道,她留不住這片海洋。
高掛天際的月亮,沒有聽到她的禱告。
當晚是下弦月,像眉毛的形狀。

也許,這真的是宿命。
有著漲潮退潮的交替,不只是他和她的愛。
愛情,都是一般。
他明白,他只是還沒遇到一個晴朗無風的天氣。
她也明白,她只是還沒遇到一片不用她離開的海洋。

他們終於明白,
永遠,存在於潮起潮落間的細縫。
以遺憾自居。

在白沙灣的海灘,退潮的海平面。
他與她曾有一段洶湧的愛,
就算是潮起潮落,也永遠會被記得…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