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然了之後,寫了另一個故事。

其實沒有太多激動,面對生活、變化,似乎越來越趨向日夜交替般麻痺。想想這次好像沒有上回那樣痛
楚,是知覺出了差錯,還是一個太過善良的笑容被完整保留在那個吹著微風的夜裡?

他說我們長大
了。是,可是就連點點滴滴的失去都顯得不再束手無策。時間企圖帶走已被自己踏碎的幻覺,我怎麼會有些麻木不仁?

反覆聆聽著一首
歌,走在這個什麼都容易被遺忘的城市。我站在街頭,那曾有一座天橋的角落,除了蔡明亮以外,還有誰會記得?關於天橋,踏在橋上的人,還有曾馳奔橋下行進的車輛,究竟來來去去過多少夢想?

誰還記得這些
呢?

用一包糖果希冀著可能甜膩的結
果,望著未來。開啟之後才發覺那口味是酸的。

有一個在北方被明白的答
案。

遺忘是必然
的,終將有一日啊!園、橋、椅、店、言、奈良美智、容、神、果、絕、淡提袋。

想著想
著,又有點痛了。
忽然很想牢牢享受這一刻的感
覺。

每天醒
來,打開窗戶,過於刺眼的陽光映入雙眼,就會流出眼淚。太過耀眼的夏天,其實逐漸走向終點。每天都在失去,失去失去,不知不覺地失去。

我想我又離遺忘靠近了一
天。眼淚大概是爲了那個將會被全然忘記的時刻,不只是人的原因,在不久/還是很久的未來。
你會忘記吧你,因為這個城市裝滿太多不被需要的關懷。
我們明知卻無法逃離。

我站在這
裡,回憶起那座天橋,望向北邊,有你的方向。有一個炙熱的少年,一身卡其色的裝扮,每次補習回家都喜歡在那座天橋上待了又待,並天真地以為天橋永遠不會消失。

少年阿少年,我們約定著,誰也不能忘記誰;我爲你記得了天橋,你也必須爲我記住她。好嗎?
全世界都可以遺忘,無所謂。只要我們互相記得。就會永遠存在。

就這麼說定,誰也不能忘記!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