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影涉人生】所有的靈魂都為愛而生:《失魂》(Soul)

靈魂到底是一個怎樣的東西?看不見聞不到但多數人卻始終相信它的存在。起初這電影吸引我的是它有一個很誘人的片名,《失魂》(Soul)。有趣的是,中文片名為失,但英文片名卻只有一個單字Soul。魂到底失了沒?我想開宗明義這電影就是一部懸疑片,等你自己來抽絲剝繭。


我喜歡鍾孟宏。最喜歡的作品是他的《停車》。他有從小處論述大議題的手法,但卻不搞得艱澀難懂。《停車》的黑色荒謬與我心中的台北實在吻合,這座城市多荒唐你住久了你就會明白怎樣的事情都不奇怪。而《停車》則在看似一片荒謬中更意外加深了身不由己的惆悵。當然後來的《第四張畫》也是佳作,但導演從一座城市的眼界轉向了人眼中的世界,眼見到底為不為憑這件事,從眼睛看出去跟從世界看出去從來就不會是一樣的;《第四張畫》對我而言是這樣的對比照應,而新作《失魂》則更加回歸,眼見跟心見到底哪個才是真的?這樣的提問用靈魂這個東西來闡述我想是在適合不過。

你相信有靈魂嗎?如果有,請你告訴我甚麼是靈魂?

張孝全、王羽合體《失魂》 金馬獎導演鍾孟宏台北電影節驚悚開幕 (網路) (2) [800x600]

《失魂》的劇本描述長年在台北打拼的兒子得了怪病,被同事送回老家。接下來的日子裡他與老爸相依為命,他們只有彼此也只剩彼此。只是兒子體內的靈魂似乎不是同一個人,可是眼前這個爸爸的靈魂就是原來的嗎?誰才是真正陌生的人?他們試圖尋回那個失去靈魂的傾刻才能釐清一件事,愛到底是在哪一個瞬間消失的?

《失魂》的故事看似以魂為出發。但事實上看完電影之後我才感覺到真正的重心是落在「失」這個字上。父親一個居住在梨山的深山內,與孩子的關係早已蕩然無存;不被重視的警察只能在山上管些無謂的小事。在城市中失去利用價值的人被送回了山上。一整座山可說都是失落。片中的父子關係與友情,看似拉扯又在某些環節上緊緊相扣。無從分辨到底失去靈魂的人究竟是誰?抑或是這一切只是一樁在平常不過的家庭倫常?

【影涉人生】所有的靈魂都為愛而生:《失魂》(Soul)

我覺得片中父親王羽與張孝全的眼神相當有趣。儘管擺明了有鬼的是張孝全飾演的阿川,但絕大多時嚇到我的卻是王羽。《失魂》的對白不多,但舉手投足之間都有很多細節。我尤其喜歡那座山上的小屋,某種形式象徵著困住的意識。起初我以為阿川是被父親關在那屋子裡的,於是不解為什麼阿川可以離開小屋又選擇自己回到屋內。事隔一陣子才逐漸想通(當然也要感謝香功堂的觀點討論),那個困,既是主動也是被動。一如他透過送信人回到那個讓他失魂的瞬間,他或許理解了自己一直以來誤用眼睛以為看到真相的事,回到現實後卻反倒不知該用何以基準與父親相處。於是再度選擇回到小屋,寧願把自己封閉起來,只用一扇窗的視野來看事情。因為這樣比較簡單。

《失魂》從一開始的驚悚懸疑,在後半段變成了心理層面的發展。而心理,是不需要管世界的。

張孝全、王羽合體《失魂》 金馬獎導演鍾孟宏台北電影節驚悚開幕 (網路) [800x600]

於是我們看到的,是不需要合乎法治或道德,不需要過多的理性與原由單純為保護而保護的一種關係。一如我起初無從理解為什麼他們彼此害怕卻不選擇離去,為什麼傷害之後還是選擇繼續待著。這道理或許是父親節的那個周日儘管相當疲憊我還是拖著身體回家與家人用餐後返程的那天晚上才忽然想通了的一樁道理。

就算是貌合神離生活形同陌路的家人,恐怕血液中還是有無法捨棄的理由。就像阿川一開始說的那句,「我又不知道她是誰,我怎麼知道她會不會害我。」家人是天生註定的關係,也是最容易遙遠的距離。因為這種關係並不是一直處在同一個屋裡就會完好的東西,往往得走到某種毀壞後才有辦法再重新建立的存在。而通常最好的時機大多出現在當你被整個世界都遺棄了之後。那個還能對你不離不棄的,就會是家人。

只是你必須再三確認,誰才是真正的。

1150972_365464736890107_1743881181_n

於是我喜愛那個沒有具體真相的結局,因為體內的靈魂到底是誰其實都不重要了。當三人緩緩搭單軌列車下山,當父親娓娓道來接下來該如何敘述整個事件,當始終霧濛濛的梨山終於從樹林間滲出一絲光線,互相傷害的人們處在一台車上互相安慰著彼此,你知道這樣的關係再真實不過。

失去的是再也回不來,但回的來必然不會輕易失去。

27B6B6719BC7E3EA8552C8A828193

例如那些我們總試圖擺脫卻又不能沒有的,例如那些我們迫切緊握卻還是從指尖消散的;例如一些被我們自己困住而無從算計的,例如再也無從釐清的;例如你這樣以為那樣覺得的,例如你就是打算這麼做的。

是看不見卻始終堅信存在的。
例如靈魂。

18811

《失魂》是一部讓我們隔著一扇窗看真相的電影。你看到卻不一定能看懂,你看穿也未必能看透。重點其實從來就不在於真相本身,而是你只想待著或看著那個人的動機。一如這個世界上所有關係的互動般,你無從分辨何者為真何者為假,可是你卻深信不疑,你還是只想跟誰待在一起。眼睛從沒有辦法真正看見靈魂,因為那是愛的工作。

而所有的靈魂都必然因愛而失,也為愛而生。
因為愛既是動機也是答案。




艾莫西寫在後面:

《失魂》我是在台北電影節開幕那天看的,當下看完有點無法理解,彷彿整部電影還有一連串的疑點沒有解開電影就結束了。當下看完並沒有極度喜歡,不過這電影是有後座力的(我想我的點是來自於父親節吧),就在與家人尷尬相處的那晚我不知為何連起了《失魂》,我忽然理解那樣的關係是怎麼一回事。而那種既無法真正逃離的忽近忽遠,在被包裝成驚悚恐怖片的手法下很容易扭曲變形,不過對我而言《失魂》是一部用大量支線與舖陳來描述家庭關係的一部作品,而我們誰的家庭不是一部驚悚恐怖又多重人格的演出呢?如此想通後《失魂》忽然就變成真實不過的作品了。然後我很喜歡梨山的取景,詭譎中又有種夢境之感般如夢之夢。擅長攝影的鍾孟宏這次在《失魂》裡大量使用慢速攝影捕捉昆蟲與微物,導演希望表達同一瞬間頃刻其實有許多生命與關係正在發生或失去,雖然我也不能說我對電影的理解是百分百透徹,不過只能在一個時間選擇處在一個空間看見一樁真相的人們,或許永遠看不見事實的全貌,但我們還是可以活下去,因為真相不是用看見的,而是用相信的。

你相信就好。我想就是Soul的答案吧。

只是儘管如此,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為什麼鍾導每部電影都會出現魚(為此還曾經三八的去查魚有沒有靈魂但網路上根本沒有任何文獻在討論這件事...),知道的人告訴我一聲吧。


鍾孟宏作品

延伸閱讀:
【影涉人生】活著不難最難的是作人:《第4張畫》(The Fourth Portrait)
【影涉人生】一個方格裡的蝴蝶效應:《停車》(Parking)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film
  • 您好
    我們是ifilm傳影互動,很開心看到您如此精彩的文章。不知是否可以引用您的文章於ifilm粉絲專頁與官網上,我們會註明出處和連結,若您有筆名和其他名稱,也歡迎提供給我們。
    若有任何問題,歡迎與我們聯繫,謝謝。
    kenjiifilm .com.tw
    https://www.facebook.com/ifilm.tw
    02-7702-0456 #17
    靜待您的回覆

    ifilm編輯群 敬上(kenjiifilm .com.tw)
  • 好的,沒有問題。請幫我註明出處即可,謝謝。

    艾同學莫西 於 2013/08/26 00:32 回覆

  • Sunny Yang
  • 很棒的影評,從你的文字領悟到了很多
    也更了解這部電影許多部分
    謝謝你分享心得:)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