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六月天,忽如其來地一場雷雨,淋濕了一路沒有心理準備的行人,包含我在內。總是這樣的,沒有心理準備的時候,總是很輕易地就會遇上;而那些做好完全防備的安全,卻往往白忙一場。

應該是要打通電話給妳的,我以為我準備好了;但卻還是沒有按下通話鍵。假如把自己當作還身在排練場,那是否還可以假裝自己仍然沒有離開?

忽然下雨了。那天,我在路口,綠色招牌的銀行騎樓下。一個人在那站了不知幾刻的時間。雨,是一場意外;或許妳我也是。

關於那場雨,倒也不是無從得知,前晚的氣象預告似乎有再三叮嚀,只是,我總是很難把沒有相關聯的人說的話放在心裡。跟心沒有關聯的話,即使刻意去記,卻還是會莫名地忘得一乾二淨,就像那把睡前被準備在鞋櫃旁的雨傘一般。

忽然,我似乎清楚了我對妳的相關,也清楚了妳對於我。

不知道在妳跟我之間是否有過我們?

終於是時候該離開。即使雨勢依然傾盆,即使心裡從來沒有過萬全準備,即使排練場上也只剩下一個人的自導自演。即使那些被藏在瀟灑底下的倔強將會因濕透而曝了光。

終於也是時候該離開了。
氣象預告之後別忘記帶傘,我惦記著。

從今以後。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arenn
  • 一棵樹除非在春天開了花,否則難望在秋天結果。
  • holmesbarr
  • 找一個懂妳的人也期許自己做一個人懂別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