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517_10200153594355606_450691783_n

轉眼間十天年假只剩下三天,今早醒來發現這幾天過著看書或電影看到睡著然後再醒來又是一天的沒什麼新鮮事感到些許有趣。其實中間幾天有時也心想我怎麼可以把這個那麼寶貴的假期搞的那麼無聊?大概在放假前也想應該是要去中南部好好玩一下之類的想法。不過跟父母在家吃飯看電視,然後再各自回到自己的住所後才覺得好像也沒有什麼非得怎樣之類的。或許是因為這幾天相當冷清的台北給了我想跟它好好相處的念頭。


似乎我很少有時間來跟這個城市或是我自己一個人獨處的時間。

初三跟老爸兩人一起看《鋼鐵擂台》,或是初一初二跟老爸老媽一起喝酒算是這個年忽然累積到的寶貴記憶。只有三個人的小家庭絕大多數的時間都過的很沉默,不過今年這沉默卻不如此難熬,或許我們都有試著說點什麼,也或許是甄環傳著實拯救了我們一家,當老媽手舞足蹈的告訴我她覺得這連續劇有多好看時,我覺得我媽媽其實沒有我想像的那麼遙遠或難懂;又或是小時候總跟老爸一起看電影的日子長大後少了很多,這次兩人居然整個初三都在看電影台,雖然過程沒有太多交談卻也感覺到有點安心。這才發現跟家人相處最怕的好像是他們渴望我說點什麼,因為我往往會說的就是簡單幾句,無法說太多是個性也是自己覺得某種讓他們放心的方式,最起碼煩惱是絕對不想說的東西。也好在今年我覺得我的爸媽也或許我們三人都感受到了這種默契。但儘管如此,老爸老媽還是在我回到住所後晚上都會打電話來話家常,這也讓我覺得其實沒有想像中的難。我指的是跟父母聊聊天這件事。

不同的人我們本來就會投放不同的話題,給予他們看到我們的不同面貌。例如當個孩子或是當個朋友,我們詮釋的話題自然有所不同。而重要的人更是容易讓我語塞,或許是言多必失的顧忌所導致,很怕自己搞砸所以就寧願別說太多的好。但那種還是渴望他們明白自己的心念卻從來就沒有因此減少。於是我們會付諸行動。例如把一整天都跟你坐在客廳看電視之類的,看起來沒什麼了不起的但其實彌足珍貴。

回到自己身上。

大抵很少想過跟自己非常扎實的相處時,自己大概會怎麼處理這些時間。所謂的無聊或空虛還蠻容易趁機而入。起初的幾天真是讓我有點慌張,特別是感覺整個世界都很熱鬧時自己就好像不在這個世界裡之類的。不過說來也很有趣,這幾天在台北的冷清好像是一個蠻好的知己,我記得某天晚上我在中山站這個平常人多到爆炸的地方竟冷清到幾乎宛如空城一整晚抽著菸喝著啤酒聽音樂發呆,本來跟朋友約的計畫也決定取消,我忽然很喜歡這個氛圍。也不是刻意的耍孤僻還是離群而居。而是好像在這樣的狀態下我比較能讓自己誠實的在心中好好想想那些對我自己而言感到真正重要的事,然後肆無忌憚的去想它們。

結論是真正重要的其實一點也不多,就那麼幾樁。
對於這個結論我感到很滿意。

很多書都看到一半,時間一直不夠多,這個年假到目前為止很踏實的完讀了兩本,也算對得起文字們。電影的部份看過還是想再看一次的硬是壓過了進電影院的念頭,在床上醒來後張開眼睛深刻感受到無所事事已經不如我前幾天罪惡感,悠閒的感覺才終於降臨。

我覺得這個年假對我相當寶貴,因為它讓我練習了與自己相處。

城市的人,特別是台北,大概都很少有這樣的機會跟所謂真正的自己相處。我指的是那種道地的不帶計畫或為某人與某種目的意思。跟自己相處時其實面無表情的時間幾乎就是一整天,但不用勉強自己應該擺出什麼表情不錯。時間在獨處下得以揮霍與讓它自己流動的狀態裡竟意外可以感受到時間自身的存在,在我的房間裡打字的同時被時間注視著,不像平常上班的感覺是被它監視著。此刻的時間屬於陪伴。

年假就要結束了,時間與自身又即將恢復屬於它們工作崗位上的職責。僅剩的這最後48小時以後大概就是回到一往如昔的熟悉或得心應手。但我仍想把此刻的感觸書寫保存,關於似乎還不擅長與真正的自己自在共處這件事,希望今後每天都能出一部分時間來加緊練習。

不知道這個年會過的怎樣?
但可以確定的是,我一定會想念此時的無所事事。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