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是第一個背信的人,爲了維護他的尊嚴,你還是落下幾滴逢場做戲的眼淚,好讓記憶裡留著朦朧的淒美。

其實,都只是爲了他而已,可笑的男性尊嚴!

不知從何開始,你認清了永遠這個把戲,從不存在的東西,被用以換取目的出現的手法,你承認,你也曾像那小說裡的女主角般迷戀著海枯石爛,美麗的諾言,即使已過了記不清的春夏秋冬,你卻還是記得那第一次的分手,那是你第一次夢出現裂痕,而那道傷口,至今仍隱隱作痛。

愛情不曾永久,痛苦卻是永遠的。


後來,來來去去了幾次,你也記不得了,只知道好像到某一次,對方以彼此對未來的理念不合而提出分手,那次,你忽然從夢中走出,宛如重生,留下一地言情小說中破碎的承諾,照映著可笑的純真。

只是,你還是像被制約般地遊走在愛與恨之間,尋找一種永恆的快感。

你迷上了網路交友
,用了一個開宗明義的idmoment,你開始在營幕前慰藉寂寞,可以見面,可以上床,就是不可以說永遠。

你發現,每個人都可以很愉快,就好像,真的愛情。
直到你遇上了他:Forever

Forever
是他的ID,你發源於同情的心態,開啟了他的對話視窗,你原本只是想試圖挽救他可能走上的傷心路,原本只是這樣而已。

他的樣子,很像他,第一次認識的那個他。

他相信永遠,他確信永遠,在第十次的約會裡他告訴你他真的愛你,你其實是害怕的,你動搖著自己的意志,因為你感受到愛的同時,痛也等量。你真的害怕自己越陷越深

終於,你還是壓抑不住自己,儘管那可能只是出於寂寞的週期使然。

12
31,他邀約你在一間溫泉旅店,其實你是有點抗拒的,因為他真的很像他,那道傷痕,你忘不了,那麼地忘不了。

你莫名地對他咆哮,發瘋似地問他怎麼證明永遠,他重複說著他真的愛你的話語,聽起來卻像是在傷口灑鹽的感覺,其實你是希望他說他不愛你的,這樣,才是你得心應手的劇本。

終於,你冷靜了下來,他用雙手握緊你的手,用溫柔的眼神看著你的雙眼,輕聲說著永遠的誓言,他用溫熱的手掌輕輕拭去你臉頰上的淚痕,忽然間,他從口袋裡拿出一把小刀,在你的面前,朝著自己的手腕劃了下去


泊迫而出的鮮紅色液體不斷地從他的手中流下,他用他僅有的氣力,在你額頭上留下深情的一吻,以及一個無法上揚的笑容,直到他在你面前倒下。

終於,你在他面前看到了,永遠的面貌。

你哭了,你不斷親吻他逐漸失溫了臉頰,從那次起,你不曾哭的那麼淒離,你終於回想起了,那第一次戀愛的點點滴滴。

你一直以為那只是一場夢而已。

你停止哭泣,望著自己最後所剩的幾分鐘,眼裡逐漸模糊地是他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你還是感到溫柔,你用最後的一口氣,在他耳裡說了一句:

永遠愛你。

閉上雙眼的同時,你終於微笑了。



<<後記>>
這是一篇模擬心情的文章.起源於報紙社會版的一小角文字.

多數時刻.我相信我們.有些念頭都是曾閃過的.
不過.用想像宣洩.就像是得以大口呼吸一般.

大家對生命的態度還是要積極光明.總會有出口的...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