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02

文/艾莫西

「你知道白頭鷹求偶的時候,雙腳會在空中交纏,一起旋轉往下墜嗎?在墜地前的瞬間決定愛情是粉身碎骨,或是一起展翅高飛。」-《愛情,突如其來》(Over the Fence)

對山下敦弘的記憶還停在相當喜愛的電影《苦役列車》中。雖不能說對他的作品完全了解,但卻相當難忘他在《苦役列車》的鋒利與率直以社會勞動階層出發的視角生活,沒有任何浪漫想像。《苦役列車》中的森山未來不知道愛情為何物,賺來的錢就是去看色情秀抒發生理需求;當他意外擁有朋友,試圖與朋友分享生活才明白,自己與他人是多麼不同。日子會把我們每個人活成不同的樣子只是我們往往不自知,《苦役列車》最打動我的就是在發現自己與他人不同之後的抉擇因為明白了自己無法變成他人,所以重新接受自己,或試著讓自己與過去作出差異。山下敦弘不會用批評或誇張的眼光來看這些所謂不同的人,反倒會強調他們想要一點點改變的那種莫大決心山下敦弘是明白有些事在某些人身上就不會容易的道理他始終能抓到這樣細微的東西,並且拍出在谷底的微小光亮這次在電影《愛情,突如其來》中,果然又被山下敦弘狠狠打中了一次!

人到了某種年紀要感覺到愛真的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或許正因如此,才會讓這部《愛情,突如其來》中的某些力道,成為我大受感動的原因。

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03

《愛情,突如其來》的電影劇情很簡單,小田切讓飾演一名在職訓班上課的獨居男子白岩,生活中所有的人際連結似乎都來自於這所職訓班,但他選擇與這些人維持最低限度的關係。某日他意外撞見一名女子在街上大跳求偶舞,後來才知道這名女子是自己職訓班中另一個同學代島(松田翔太 飾)酒店裡的小姐名叫小聰(蒼井優 飾)。小聰個性上的外放與直率坦白逐漸開始吸引白岩,但隨著兩人關係越來越近後,他們倆才明白原來彼此都有無法輕易說出口的過去。

拒絕人際的白岩,與害怕被拋棄的小聰,愛是否能讓他們倆跨出過去的陰霾呢?


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05

上述是電影介紹。不過沒寫出來的才是《愛情,突如其來》的重點。這部電影裡的主角白岩始終維持一種最低限度的人際,看似無欲無求的他,其實只是已不願再對生活抱持任何希望的結果。而當他遇上了居然可以在街上大跳求偶舞的小聰,除了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妙」,自然也為他的生活帶來火花。極度喜愛電影中用了動物會跳求偶舞的手法,當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越來越疏離,到底用什麼樣的方式我們才能讓他人確切感受到愛呢?我覺得《愛情,突如其來》用了求偶舞來具體化「愛」,這個在現代社會就快要無法被感覺到的東西,相較之下動物似乎比人類更加來得珍惜愛的存在

片中一場蒼井優在酒店大跳求偶舞招來酒客的譏笑,一旁的松田翔太為尋求小田切讓的支持,順口說了句「這種女人誰上都可以,你可要小心別掉入她的圈套。」始終對蒼井優跳求偶舞感到不自在的小田切讓,卻在此刻做出抉擇,他終於擺脫過去對什麼都不在乎的中庸語氣,鏗鏘有力地回松田翔太說,「別擔心!像我這樣的男人,已經沒什麼可以失去的!」然後走向蒼井優面前,與她一起共舞。這段劇情無論眼神或力道都讓我感動不已(光是回想都會微微鼻酸啊),人際的虛情,因為害怕失去的假瀟灑,看別人認真時的冷眼旁觀,在《愛情,突如其來》中松田翔太詮釋的非常到位。而選擇對一切冷漠的小田切讓,卻因為遇上了「看似」熱情的蒼井優,才逐漸想起自己的冷漠並非天生使然而只是出自於選擇。


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11

如果渴望愛,就得先相信它的存在。電影後半揭曉了小田切讓飾演的白岩過去的人生,或許他也曾是那個自以為是的男人,自以為愛就是工作賺錢,拿錢回家;殊不知自己的妻子也承受著壓力,妻子差點拿枕頭悶死自己的孩子,他們最後以分居作收。片中的白岩無法了解自己的妻子為何最後會精神崩潰,但他並沒有試著了解,而是選擇了把妻小送回娘家後逃離一切。直到他遇上了蒼井優飾演的小聰後,一場爭執讓小聰情緒失控,白岩想起了自己的前妻,他不明白為何跟他在一起的人都會瘋掉,最後小聰說,「因為你用那種眼神看人。」

「你知道嗎?因為你用那種眼神看人。」

眼神是把銳利的刀,可以殺死一個人。因為眼神裡可以傳遞出最清楚可見的不屑輕蔑或瞧不起,比語言更赤裸千百倍。《愛情,突如其來》電影裡的各種情感都相當直接,每個無聲的地方都有很多戲,而片中看似稀疏平常的對白也極具力道,讓觀眾在他們的言談中理解每個人對世界與他人抱持的態度。白岩的疏離同樣來自某種自恃,而他把自己的遭遇想成了絕無僅有,殊不知疏離的人往往都太過自負。實際上這個世界沒有人不痛苦,只是每個人選擇面對世界的態度不盡相同罷了。

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10

很喜歡《愛情,突如其來》中為職訓班安排了一場壘球比賽,當人生已經走到中後場,還能有什麼東西拚輸贏?暌違多年,這些成年魯蛇終於有了舞台,沒有什麼比運動場上的輸贏更公平,也沒有什麼比運動場上的加油更容易展現愛。原來這些職訓班的同學們同樣都擁有不比主角白岩輕鬆的煩惱,各自帶著各自的壓力生活著,有時苦有時酸,但也有時幸福。太陽底下的失敗早已不是新鮮事,只是難得也有想贏一次的熱血念頭。偏偏記分板上的分數依然是魯蛇的魯,場內唯有白岩沒有親人到場觀賽。原來想擊出全壘打最需要具備的是一種被他人注視著的注目。眼神飄過的汽車後方出現了熟悉身影,小聰提著野餐籃從遠處親切地向場上的白岩揮了揮手,只見此時場上的白岩深深吸一口氣作好打擊動作,不只是這場比賽,就連愛通通都一起正面對決吧。

白岩大棒一揮,球朝著有陽光的方向飛出,如此熱烈著。

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16

《愛情,突如其來》有山下敦弘執導青春電影時的純愛感,卻又同時兼具成人世界的疏離現實,兩造看似不搭嘎的東西放在一起,成為了另一種不夢幻的成年浪漫。非常喜愛蒼井優在這部電影中的所有表現,完全不同於她過去只給人乖乖牌的印象,她跳的求偶舞一開始會很令人發噱,但隨著劇情那求偶舞卻變成美妙的舞蹈,成為最純粹也最浪漫的示愛法。

除此之外,角色個性上的不安與反覆,蒼井優都詮釋的相當到位,演技完全壓過小田切讓!蒼井優本身就有芭蕾舞的底子,據說這次劇本上並沒有寫這舞要怎麼跳,只寫了「跳求偶舞」,所有舞蹈動作跟叫聲都是蒼井優自己的詮釋,知道這一點後又更加愛上了蒼井優啊!


愛情突如其來_艾莫西06

這世界上沒有不需要愛就能活下去的人,如果有人這麼說一定就只是倔強或一種求救。《愛情,突如其來》用清淡的手法帶出成人世界的冷眼,卻又適時地加入剛剛好的溫暖。不只是求偶舞,還有那坦承之後的一場哭泣。哭過了其實才能真正過去,愛情或許會突如其來,但未來並不會不請自來,如果你想往下,就請你先與過去徹底道別。關於過去的那些認知,想像,傷害,或自負皆是。而《愛情,突如其來》沒有告訴我們未來會是什麼樣子,但電影只讓我們知道,向著有陽光的方向前進或許就不會那麼冷了。

就像棒球在墜地前的那種高空飛翔般。



【艾莫西寫在後面】

看《愛情,突如其來》時,一直想到《派特的幸福劇本》,我覺得這兩部電影有頗為相似之處,特別是在描述兩個不知道可以還能怎麼去愛的人的情感上的安排都極為雷同。《派特的幸福劇本》有句台詞是這樣說的,「Sometimes it takes one stubborn heart to crack another(有時候,需要一顆固執的心,才能敲開另外一顆)。」在《愛情,突如其來》中,這句話則成為了一段舞蹈,方法不同但帶給我感動強度都是一樣的。至今我仍深信著,這世界上並沒有任何一人會想要自己一個人活著,往往說出這種話的人都只是再等一個比自己更固執的人吧。

延伸閱讀:【影涉人生】並沒有人真正想一個人活著:《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