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

文/艾莫西

一直都很喜歡蛋堡,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從2009年某一晚看完康熙來了之後電視上忽然傳來了〈關於小熊〉,當時我還住在跟大學同學合住超過十年的屋子內,那晚聽到了這首歌後,就此蛋堡的音樂就沒離開過我的世界。

2009年蛋堡首場在大河岸紅樓的演唱會,找來的是董舜文、呂聖斐、甯子達與周峰毅。向來對吹奏樂器難以抵擋的我,那晚見識到了輕饒舌的魅力。爵士樂與搭上中文詞竟能如此匹配,蛋堡寫詞的功力極好,總是能把那些心內的絮絮叨叨寫成歌詞琅琅上口。生活大概就是不如意加重新奮起所組成,每次聽蛋堡的歌就覺得像是電玩遊戲的補血,例如我如此鍾愛〈I WANT YOU〉具體將兩個看對眼的人那種曖昧來電的感覺徹底唱出,差不多覺得有人喜歡的時候就會自我感覺時好時壞。上上下下左左右右ABBA。有段時間愛死了〈I WANT YOU〉,喜歡上那種隨著音樂搖晃的感覺。又不遑像是〈噓...〉,字裡行間都是心事,沒人能說準的都被蛋堡說中。

還有更多的歌。關於家人。關於兄弟。關於饒舌。
蛋堡的歌曲中盡是關於你也關於我。

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2

因為蛋堡多認識了國蛋。被〈Take A Walk Wit Me〉煞到 (當時喜歡到寫了這篇文章 )。2010年蛋堡發行了《月光》,找來了日本爵士五人樂團JABBERLOOP擔任合奏。這張專輯應該是我最愛的一張蛋堡,那年在Legacy的「月光下的六重奏」聖誕音樂會終於親眼看見了JABBERLOOP與蛋堡的同台演出,沒有更多文字可以描述那場演出的完美與激動,大抵是兩種希望被更多人聽見或知道的能量加乘釋放。亂跳與吶喊了一整晚。意外遇見了國蛋在漆黑的會場內合照然後照片糊了。那年31歲,體內仍有躁動。

JABBERLOOP再次與蛋堡合體出現在2012年的THE WALL。像是複製了兩年前Legacy的熱情,只是這次場地表現實在不太給力,無法重現當年在Legacy的完美音場。不過表演看的永遠不只是收音本身,而是觀眾與演出者在同一時空的不可取代這場最難忘的是蛋堡提到了自己的爸爸媽媽,在台上把〈她和時間跳華爾滋〉送給了媽媽。當時我剛好站在杜媽媽的正後方。意外看見媽媽帶著滿足的神情全神貫注地看著台上跟著節奏點頭。那天我知道我看到了最幸福的畫面,以及關於創作的開端。

這幾年因為蛋堡、國蛋、Miss KO開始發現顏社旗下創作者的音樂著實對味,而持續關注的三小湯後來也加入了顏社。當時在蛋堡在TICC舉辦的「歡迎來到我的房間」演唱會中,眾家子弟皆以顏社一份子的身分上台。爾後在Legacy的「顏社十年」則加入了從戰犯結盟的春艷與LEO王組成的夜貓組。顏社主腦迪拉認為顏社的音樂面臨斷層,隨著蛋堡與國蛋年齡的增長,音樂上的思維也需要些激盪。加入的春艷與LEO王生猛夠力,次文化的力道真是一聽難忘,青春的喜怒哀樂經常性的一觸即發,那次看完夜貓組後就深深喜歡上了這兩個年輕人,那種屁孩的姿態著實令我懷念。我想念我自己

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4

早已追了不知多少場的顏社活動,直到去年顏社祭出「KAO!INC. WORLD TOUR 顏社世界巡迴」的訊息後就想著,是否也該追一場海外的才好。感覺就像是不想錯過顏社的各種里程,看了一下巡迴國家,美洲太遙遠、中國太陌生,相比之下日本似乎是個最好的選擇。衝動地買了機票訂了民宿,拜託日本的朋友幫忙買演唱會票,再請友人去日本時幫忙帶回台灣等。從決定要出發到取票的這些過程中都可以令我感受到「微辛苦」,不過也在這些不容易的過程中更可以帶來未知的期待。

這趟東京行目標就是去看顏社的,所以只規畫了四天三夜的時間。不過卻意外地發生了很多很難忘且有趣的事。讓短短的四天認真回想大概有十天行程的強度(好像沒差太多…哈哈)。這次顏社在東京的演出地點在原宿的Astro Hall,場地大小與感覺其實跟THE WALL差不多(也是地下室)。這次也是我人生首次出國看專場演唱會的初體驗,而且挑戰的還是Live house,很怕搞不清楚入場方式與動線。除此之外也好奇在日本會來看顏社的是怎樣的人?只見一到會場外排了長長人龍,一時間完全不得要領入場,而走近發現所有的工作人員與排隊的人幾乎八成「都-說-中-文」。在異國聽見熟悉的語言果然格外親切,而事實上這些中文都是帶有捲舌的,但無論有捲沒捲,大家今晚都是來看顏社,這種他鄉有志一同的感覺非常好,讓當時儘管只有4.5度的街頭也有著滿滿熱情。

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5

入場方式是按照票券上的號碼依序進場,會由工作人員唱號,這入場方式令我感到不可思議,現場至少有五六百人得消化,但只花半個小時居然也如期進場完成。一進場最驚喜的是發現了兩位日本媽媽(目測感覺看起來應該是媽媽吧)居然也來看顏社表演,她們應該是全場最有差異的族群,其他的則是中國人與台灣人佔了七成,至於後來擠進來的則以日本人居多(現場購票) 。七點一到準時暗燈開唱,打頭陣的當然是大師兄蛋堡,接著是國蛋、英宏、夜貓組,而「我是你的DJ」Mr. Jin當然也沒有缺席。雖然現場的音場不算太好,不過因為在國外能聽到可以琅琅上口的中文歌還是有極大的興奮感。

我大概從一開場時就處於高度興奮的狀態,而且那種「家鄉的榮耀在台上」的某種情節的確在這一晚浮現。有趣的是這幾個男生湊在一起居然像是高中男生的脫口秀,而且台上的每個問題台下的觀眾都能互動回答,在這種不算大的場地演出還是著重在氣氛。在台灣已不太容易看到的與台下觀眾握手自拍等橋段這次在東京場都出現了,可以感覺到台上這幾個男生同樣處於超High狀態。

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6

而其中我萬萬沒想到蛋堡會在這場巡迴中安排〈SoftLiPAPA〉這首在去年12月蛋堡生日當天發表送給女兒的歌曲,在台下的我竟聽到流下眼淚。或許這些眼淚是因為一直在台下的我彷彿也好像跟著蛋堡走過了某些時期。看著一個男生從大唱周星馳rap。唱著分手失戀的情事。走過車禍與躁鬱低谷。踏進史詩的饒舌磅礡。從在台上擦護唇膏的梗一路走來,他成了一個爸爸。偶而還是會開一些遐想的玩笑但仍隱藏不住的這些變與不變。或許其中我也看到自己,搬離了住了十年的住所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從某種不安到四年後的泰然自若,從一個人變成了兩個人,有了新的習慣也拋去了以前的某些堅持。那晚在台下聽著〈SoftLiPAPA〉感覺像是啟動了大腦的時光隧道,留下的眼淚或許也是對時間具體存在的一種證明,以及對於欣賞的歌手好像一起見證了某些歷程一路走來的情緒吧。

當然這一晚不只是如此感性,發現這群男生組在一起講的垃圾話都實在太好笑了。其中當晚最好笑的兩段來自李英宏說自己在加州創作了一首〈Lulifornia〉(盧勒佛尼亞),問台下是否知道這首歌是在唱那個地方?想不到台下立刻有人回答「蘆洲」!英宏立刻回說,「該不會現場有三蘆人吧?」結果台下的台灣觀眾紛紛大聲喊出自己台灣住所的捷運站站名,包含台北橋、永安市場、松江南京、民權西路…等,這段我覺得真是太好笑又太喜歡,因為這完全是一段「台灣aka台北限定」的段子啊,雖然可能讓在場的日本人少了些共鳴,不過我想這場演出多少也是來唱給在日本的台灣人,當然像我這種專程飛去東京看的應該也算是吧。這段捷運站名接力超有台灣味!

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8

台上好笑的話題實在太多,而其中被我認為當晚最好笑的就是春艷!首先要大力稱讚春艷的現場演出爆發力,他的音樂不只是讓你搖晃,生猛夠力的快板節奏超轟炸,他自己帶頭從台上跳進台下,吆喝全場的觀眾一起跳著實帥氣,好像就是要你把所有體力一次梭哈!加上Leo王不換氣的一氣到底饒舌法讓夜貓組成為當晚升溫的最佳暖氣。除了演出超猛,台上互動時間時顏社問台下的觀眾認不認識春艷,然後春艷說自己好像很常被認成泰國人。接下來問大家說有人知道春艷長的很像一個歷史人物嗎?如果猜對了顏社要送禮物。此時台下一片七嘴八舌,其中春艷點名一個舉手的人,而他的答案居然是「金城武」。果然被台上噓成一片。就連春艷自己都說這答案他送不出去啦(但我還以為他會自己公佈說正確答案XD…)

其實這答案也沒完全不對,因為那個舉手的人應該是指「早年的金城武」,早年金城武的造型的確跟春艷蠻像的。不過另一個人居然答對了,答案就是「胡志明」。大家都難以置信居然有人會答對,只見台上的春艷不知道可以送答對的人什麼,索性把自己手上的礦泉水叫台下的人傳給他,然後說「你要一口氣喝完你的禮物喔」,只見台下的答題者居然真的開始拼命灌水,顏社一幫人跟春艷說你這樣是獎勵還是懲罰啊,不要讓那個人再喝了啦!這段「胡志明」也是當晚的另類高潮,笑點太多太好笑,而台下的觀眾也跟著玩得很開心!

顏社世界巡迴演唱會東京站參戰紀錄_艾莫西7

最後上台的迪拉,是在特別來賓JABBERLOOP出現後跟著現身,雖然這場JABBERLOOP只出現了兩枚成員,而且不是在蛋堡演唱〈I WANT YOU〉的時候出現,不過想想這是一場屬於顏社所有成員的演唱會,JABBERLOOP的出現是屬於蛋堡、國蛋、迪拉三人時期的故事。台上迪拉提到當初到日本與JABBERLOOP合作錄製《月光》專輯,那段時間三個男生住在池袋的SUPER HOTEL擠在一個房間裡,那些辛苦歷歷在目,不過專輯的成功證明了這些辛苦的代價,也讓他們與JABBERLOOP成為好夥伴,一起挺過顏社的各種時期來到這裡,在日本東京舉辦了一場完全屬於自己的演唱會。當迪拉在台上說著「今晚你們台下的每一個人都是見證顏社歷史的一份子」時,那種激情與魄力真是帥炸了。現在已成人夫的迪拉,與為人父的蛋堡,身分或許會因為時間有階段性的轉變,但能擁有一票跟你一樣喜歡著某件事,而且還可以跟自己一起進化的夥伴真是夢幻,或許顏社的音樂作品與他們的跨界合作一直都能吸引我的某種原因正是在此,來自這群人身上散發的某種自在與自得其樂吧。

「我們顏社是什麼?財大氣粗。」

算是一趟臨時起意也有些任性的追星之旅。我想或許也是我相信這群人值得我搭飛機出國看他們的首次海外演出,為了記憶也為了見證。感謝顏社讓我可以在2017的年末有了一趟短小的快閃旅程,而這一晚的LIVE,我相信可以記到很久,關於那晚的壅塞、推擠、悶熱、汗水、以及最後的全身痠痛。離開會場徒步走往地鐵站時迷了路,意外走進一條很安靜的住宿區內,站在路旁查詢地圖時發現自己呼出來的熱氣在寒風中具體成形。腦內忽然響起了〈Winter Sweet〉。

當我來到這裡
感謝顏社這是我們的Winter Sweet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同學莫西 的頭像
艾同學莫西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