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人物】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我的朋友Jasmine & Tomii

第一次見到Jasmine,是在2016年的二月。一年前,她是朋友的朋友,個子跟臉都很小,但渾身散發一種靈氣,是聰明與精明的那種,用一個明星來形容她的話我會選滿島光Jasmine雖然是香港人,但說國語卻很溜。那次隨著友人的台灣小巡唱走了幾場,與Jasmine
也成了短暫的朋友。記得應該是原定要返港的日子,她為同行朋友的身體不適決定延後回程,當時覺得這個朋友真夠意思,雖然她後來說只是想留下來多玩一天。哪種說法都無所謂,都讓人感到舒服。那趟行程真正交談的時間不多,畢竟當時有任務在身。不過某晚大家一起在台南市區廟口吃辦桌菜的閒談,她的健談與隨和確實讓人難忘。那天晚上一行人拎著啤酒坐在果核抵家,聊到工作猶記得她說,不怎麼有趣。而當時的我正在留職停薪,陪著香港朋友的奇幻冒險進行中,我大概當下處在熱血的浪頭,忘了自己是否有說服她離開,但我想應該是沒有。



【書寫人物】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我的朋友Jasmine & Tomii_02

後來,她回到香港,我回去上班。幾個月後,她捎來訊息說,她離開了工作崗位,在香港弄了一個空間專心畫畫。要我有空也可以去香港找她玩,她的空間可以讓我窩。結果我沒去成,反倒是她來到了台北,帶著她的畫,辦了小個展。地點選在去年我們一起住過的台南民宿果核抵家,時間正好是一年,同樣是二月。她問我過年的台南有啥好玩?我隨口說當然是鹽水蜂炮,還對她說了妳非去體驗看看不可。她問我你去過嗎?我回答沒有,我想我應該要回答還沒有比較對。幾天後她與果核的掌管Kay傳訊來要我下台南,一起去鹽水蜂炮,然後也可以參加Jasmine的個展開幕茶會。彷彿去年二月的那股熱血忽然湧上,這次不去哪次才能去。就這樣,我又去了台南,抵達當晚剛好是Jasmine的個展開幕活動,想想其實也有一年沒見,再次見到不知是否會陌生。我很害怕那種抓不住距離的感覺,不過一踏進果核,我立刻就看到她給了個令我安心的招呼,是一種很剛好的熱度。

一年對一個人來說不會改變太多,那初次見面的靈氣還是持續散發,不過這次多了些戰戰兢兢。Jasmine要我先隨意看看,然後她操作著筆電模樣專心,彷彿入無人之境。接下來活動開始,展覽空間的燈光暗下,黑暗之中她聊起了她的畫,但我想更多的內容是關於她。她用「Bėtter」作為這次的主題,有苦味的。她說生活的每件事都是帶著苦的,苦的味道相對真實。也因為有苦的存在我們才能辨識甘甜,但絕大多數的生活,都是一半的苦,與一半的其它。記得她在分享這些時,空間是黑暗的,微弱的光從果核外的萬福庵透進。果核這個民宿的位置很特別,是與廟宇共用同個空地。透進來的光照映著牆上的畫彷彿微微發亮。而筆電的藍光也照著Jasmine,那晚她的臉龐也在發光。

【書寫人物】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我的朋友Jasmine & Tomii_03

把工作辭了去畫畫,這類一般大眾偏好的題材其實並不令人陌生。但Jasmine卻不同,在她的分享中,我感受到的不是激昂的熱血,也不是無處宣洩的悲壯。她有滿腔思緒,但並不刻意尋求共鳴。她不喜歡過度解讀自己的作品,她認為作品應該擁有每個人自己解讀而成的自由生命。她的作品給人平靜,抑或是種安全感,是由內所散發的。就像身處深邃無垠的宇宙中卻被包裹著一樣。Jasmine的畫無法用話來表達,她的畫就是畫的本身,只有親自站在那些畫的面前,你才能感受到他們想讓你知道的。

畫告訴每個人的話,都不一樣

畫如果有知己,我想可能是音樂。這趟個展Jasmine
的身旁多了一個他,來自香港的音樂人Tomii。Tomii的話不多,大概想說的都在他的音樂裡。他是香港樂團Stranded Whale的吉他手,我沒見過他在樂團的樣子。但身為Tomii Chan,個性與態度都有自己的模樣。對不熟的朋友有剛好的距離,隨和之間也有自我。他喜歡老事物於是調酒點Old Fashion,他偏好抽捲菸,我猜想他或許是喜歡慢慢流動的時間。




Stranded Whale專輯中,由團員之一Tomii擔任音樂製作找來Cicada跨刀的歌曲〈Grey〉配上Jasmine的畫作動態呈現成為跨界的藝術作品。沒有歌詞的間奏部分搭著Jasmine的畫作仿佛千言萬語,每每聽總會讓我聯想到《異星入境》(Arrival)這部電影。我們終其一生都希望找出一種最接近內心想法與情緒的語言,但往往最後我們選擇的都是沉默。我想這並非出於放棄,而是相信了頻率或默契這一類的東西一如《異星入境》中試圖找出與外星人溝通方式的語言學家,最後才發現那種溝通其實就是寫入自己生命中的軌跡。猶記電影中有句令我難忘的台詞「我們能不能找出一種語言,在思考的同時,也能分秒無差地與說出口同步呢?」

在Tomii與Jasmine的創作中,我想我已經有了某種答案的一隅。當你看著,聽著,感受著,這些感官就是同步存在的證據。語言在此顯得多餘。

我想Tomii與Jasmine大概就是這樣找到彼此的吧。
而我深信,看著他們彼此的創作時,你我也一定能找到些什麼的。

因為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 
儘管那裡也還是有些苦澀。

【書寫人物】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我的朋友Jasmine & Tomii_04

【艾莫西寫在後面】

謹以此文獻給Jasmine,她本來只是希望我幫她的活動作個簡單推薦,可是我不小心把推薦寫成了回憶。我應該沒對她說過那晚在個展中看到那些畫內心的感受,當面總是很難說出口。不過很謝謝她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可以整理這些思緒,她是我身邊最勇敢也最具行動力的朋友之一,那次鹽水蜂炮我記得同行只有她敢拿出手機直播,膽小如我根本辦不到。我猜對她來說應該不是危不危險的考量,而是要怎樣才能把最真實的當下留住。其實沒人留得住的,但她比我更用盡全力(汗顏)。就像她的創作,她的決定。我相信她是會散發能量的人,而這樣的力量也會影響我,可以更加地相信自己且無所畏懼。

在此獻上我最真誠的祝福,不單只是這次的活動,也獻給妳的每一個明天;當然也包含Tomii的

【Bitter: Never aligns】 at Hidden Agenda

【Bitter: Never aligns】 at Hidden Agenda

視覺藝術家VIII Jasmine 張嘉敏去年秋天舉辦了一場命為「Bėtter」的展覽,使用了一個可以全黑的環境、一套會隨環境而改變其形態的抽象畫作來體現她所形容及擁有的一份「崩潰的幸福感」。詞有時也許不能達意,所以才需要別的溝通媒介,縱然無法得知對方所獲得的體會與我是否相似。音樂人、樂隊Stranded Whale成員Tomii Chan去年配合Jasmine的展覽創作了一首名為「In Between The Woods」的歌曲,Stranded Whale也與Jasmine合作,把樂隊「Grey」一曲與「Bėtter」crossover製成動畫。兩個項目加上橫跨2016及2017年的「Bėtter」台灣巡展,為展覽帶來了不少的廷伸。Tomii與Jasmine將於七月十四號在觀塘Hidden Agenda為這個不經覺地經歷了接近一年的「Bėtter」加注新的體會,帶來尾聲-「Bitter: Never aligns」。

日期: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四日
地點:Hidden Agenda
地址:香港九龍觀塘鴻圖道八十號鴻圖工業大廈地下
開門時間:晚上七時四十五分
開騷時間:晚上八時十五分
演出單位(音樂):Life Was All Silence、Jonathan Yang、Jabin Law、Tomii Chan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