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

文/艾莫西

當你開始把大多數的記憶放進記憶卡時,你還何以認為最重要的東西只在自己的大腦裡?寫這篇文章之前,我想先提醒大家這件事。

---通篇都是雷以及一意孤行的文字沒看過電影或不想破壞樂趣請斟酌閱讀,謝謝---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2

看《銀翼殺手2049》時,心情著實有些複雜。主要是上一集《銀翼殺手》奠定下的高標準,無論是對於近未來的想像,或是人與人性的探討,人類與仿生人的共處關係等,這些在35年前看起來著實前衛。而經過了35年,科技發達的今日,看看我們的周遭,我們似乎已一步步地走入這些當時被電影預言的未來,而當時被視為偉大的作品,如今多了科技與技術的輔助後卻未能開出更大的格局,反倒執著在孤寂與懷舊的論述上。而這幾乎也成當代關於近未來描述的電影作品中最常出現的元素,這些科幻電影的背後象徵著,對於電腦帶來人際危機的擔憂,是回望過去勝過展望未來,還是本質上已無法對於未來有任何更超越的想像,這些隱藏在電影之外的思考,恐怕才是我對於這類科幻電影的最大無解。

《銀翼殺手2049》擁有一部續集電影該有的樣貌,也延續首集創立後未來城市的頹靡雜處,但探討的議題其實與未來無關,角度指向當下而這集屬於開創的部分在於荒涼,以及一個名為K的角色。荒涼來自於遺棄,這裡指的遺棄不僅只是外在,同時也在內心。探員K是一名銀翼殺手,與首集不同的是他對於自己是仿生人的設定從未質疑。電影從一開始就讓觀眾看見他的「奉命行事」,就算獵殺的對象看似毫無反抗仍格殺勿論。只是電影沒過多久就頻頻向K拋出疑問,用來鋪陳他起了念頭覺得自己或許是個人類也說不定。電影從這個地方開始變得有趣;你是否是個人,這件事究竟要用哪種標準來判定,而誰又有資格斷定都成了《銀翼殺手2049》最引人思考的主線。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3

由萊恩葛斯林飾演的K 為洛杉磯警局(人類)效命,專門負責追捕逃亡的仿生人。理當他的型號應該是不會對自己產生懷疑,絕對不會感情用事,不過電影卻讓我們看見當他自己在家時,對於生活情趣的追求,他會喝酒會喝咖啡,也渴望有人愛,而陪伴他的是管家型投影語音機器人Joi。有趣的是兩者能展開近似人類的對話,例如當K對自己的誕生由來有所懷疑時,Joi就會鼓勵他,甚至對他說「我就知道你很特別」,還給了K 一個名字「Joe」。而不可思議的更是來自投影語音機器人Joi為達到與K靈肉合一的境界,主動召妓來成為她的肉身,以及懂得犧牲自己來保全K的安全。

這些「工整的意外設定」其實相當有趣,首先我們可能會認為Joi已經達到了超越原先設定的境界,如此擁有了身為人的特質(如果說為他人犧牲就是人的特質之一) ;但如果我們看Joi的廣告看版,上面寫著即是「她可以為你做任何事」。我們可以說Joi本身就是設定來討好主人與犧牲自我的機器人,但放在電影的劇情中卻被引導成「她擁有比人還像人的特質」,我覺得這是《銀翼殺手2049》最故意的安排。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5

的確在這一集中,導演把第一集中的「到底誰是人」給玩大了,不僅討論何以為人,更深入探討何謂人性。《銀翼殺手2049》中的仿生人K以及華勒斯的得力助手Luv,都讓我們看見他們被製作的「五感」如何強大。特別在於他們懂得難過,懂得悲傷,懂得孤獨,懂得憤怒。在第一集中Roy展現了對生命的熱愛,也讓最後的雨中之淚成為最美的完結。不過當背景來到人工智慧開始被植入情緒的現代時,這些生命的喜悅成為了本集中更難施展的環節,取而代之的則是孤寂與痛苦這類的情緒成分,或許因為這是我們目前正面臨也最容易引發共鳴的橋段。

在《銀翼殺手2049》中強化了仿生人Luv每殺一個人就會落下一滴淚,看似懂得捨不得同伴的安排,亦可說成她就是設定成易感的仿生人,因為每次就是一滴,不多也不少。然而對照她眼中的茫然,讓我相信他們在出現這些反應時,也同樣理解到這樣反應的奇妙。既然他們能被創造,為何沒有捨棄人類的「弱點」?是為了與人能同步(感同身受)化;還是他們被創造的原因不過只是出自人類滿足成為神的期待呢?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4

電影關鍵話語來自華勒斯,他見到了首集銀翼殺手戴克,對他說「你有沒有想過你跟瑞秋之所以相愛也是來自於設定的可能?」這句話在觀影當下真是徹底把我擊沉,說白了《銀翼殺手》系列就是包裹著科幻的外衣,但實質骨子裡是個哲學問題。你怎麼知道你是真的?當我們以為懂得痛苦悲傷就是真實存在的證明時,電影亦拋出了一個「我製造痛苦」的造物者。電影從最初製造機器人來替人類從事勞役或危險的工作,到後來機器人成為了仿生人,一切的打造都已近似人類為最高宗旨。原本可以設定的長生不死或刀槍不入都被捨棄,取而代之的是無從分辨人與仿生人的界線模糊。

我一直覺得《銀翼殺手2049》中的翻譯,複製人與仿生人不該混為一談。以K來說,他是仿生人中的複製人,因為他的基因是來自於某人的複製。而其他的仿生人則未必來自於複製,它們比較偏向創造,除了外型外亦包含了性格。於是我們會看見一開始被射殺的夏波他會相信奇蹟;又或是Luv相信她是所有「人」裡最優秀的;又或是像K相信了自己是人的可能。《銀翼殺手2049》從這裡開始走入了另一個議題,那就是人擁有的獨特性。當這些被通稱為仿生人的群體開始出現個體的差異,其實這就是走入社會的開始,因為這些我們各自的差異就是我之所以成為我的原因,也是我們會需要他人的由來。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6

我個人認為《銀翼殺手2049》在這一集中刻意製造的混亂其實正是關鍵,看似用生命的誕生形式來區分自然人與仿生人,但這不過只是當生命只有唯一管道的分類方式。例如試管嬰兒當時被研究出來時也有人認為這並非自然的生命,但現在我們並不會這樣看待。《銀翼殺手2049》跳出生命該以何種方式誕生的論證,而走進你為何是人的偏執。我可以相信了K的崩潰是來自於設定,相信Luv的好勝與脆弱也來自於設定,相信Joi的愛是設定,我更相信或許戴克與瑞秋的相愛是設定,因為人的重點其實與是否為設定不等同百分百有關;重點是來自人擁有行為的能力,如果這些設定無法啟動行為那一切也是空談。有句話說「你的作為決定你的為人」正是如此道理。但儘管如此,我們存在於這世界上仍有著過多無法參悟的疑團,例如一見鍾情,例如一見如故,例如直覺等,這些被我們以「命定」而論的緣分,解釋成設定其實也是一樣道理。當人類尋找生命起源的奧義,或虛幻的情感逐漸取代真實接觸時,我們在意的是「屬於我的部分」,更因為這份專屬讓我們得以對某些事物深信不疑。

說穿了,人類其實才是最偏執的存在,因為人就是會自己下定論的生物,也是擁有差異性卻又能合理化自己行為的結果。在《銀翼殺手2049》中,探討的篇幅其實已不再是自然人與仿生人的分野,而在於從自己角度出發的結論。將第一集透過外來的定義延伸成內化的總結,外界的一切都曾讓K懷疑進而相信了自己可能是人,儘管最後的解答或許令人遺憾,但他仍有著自己深信不疑的東西。來自那些原來不屬於自己的記憶,進而成為創造的觸發。當K冒著抗命的風險帶著戴克去見他的女兒時,戴克對K問的那句我是你的誰,K的那抹微笑的沉默,儼然已成為了他最珍貴的所有。而這個反應也是設定嗎?或許這次我更寧願相信這是屬於他自己的奇蹟(想想艾西莫夫的機器人三大定律)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7

「你一定是個很特別的人,所以他才會給你名字?」
「我進去過你的內心,其實你並沒有你以為的特別。」

《銀翼殺手2049》中,用了「特別」來象徵人的特性。有趣的是人的定義往往來自於他人內心的判讀,以及我們對於自己想像的結果。但實際上那一切都沒有標準答案。有的只有偏執。猶如戴克深信他與瑞秋的感情般,無論真偽,無論設定,一切答案就只在自己心中。來自加拿大的丹尼維勒納夫,交出了一部偽科幻電影。本質上探討的仍是他執導作品中一貫的命定,無論是《烈火焚身》、《雙面危敵》或《異星入境》都有著近似的脈絡。回憶不等於你,你也不只是某人的回憶而已。只是我們習慣把重點放在那些記憶上,卻總是忘了自己。忘了人的本質並不僅於緬懷,更多時候是來自創造。而在這些被註定中,我們時而欣然時而反抗,終究成為了過程,於是成就了你我。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艾莫西07

綜觀來看《銀翼殺手2049》,究竟我從何而來其實已然不重要,我往何處去其實也並非你能掌控。真正的重點不再回憶也不再未來,而是只在當下及眼前。回扣《銀翼殺手》系列以大量的眼睛為主線的暗示,不僅只象徵著眼睛是靈魂之窗,我更相信著這來自於提醒我們關注當下的重要性,你最愛的在乎的永遠只在眼前。於是當我們開始在聚會上忽略眼前人而只是一昧地滑手機,又或是出去玩時放棄了眼見為憑而選擇用拍照的快門取代時,無上限的記憶卡裡裝滿著的,恐怕是連你自己都記不清楚的事物。

當我們逐漸放棄了自己內建的記憶體,放棄了我們體內原生用來分辨重要與次要事物的記憶時,我們是否正一步步正在成為電影裡頭的那些毫無情感的自然人?丟棄的記憶卡、電腦、汰換的手機不正是電影中仿生人的存在嗎?它為你記住了最重要的東西,而你卻什麼都沒有。當人類只能空有一個自以為的高度,開始被自己創造的科技取代了該有的獨特性時,我們究竟何以為人?而你深信不疑的東西又在何處?當有一天你把一張又一張的記憶卡點開,發現生命中重要的畫面都在裡頭時,當你打開臉書發現了其實你好友的生日只剩下臉書會記得時,我們究竟何以為人呢?

看完《銀翼殺手2049》後,我但願在我心中那些仍時而清晰時而模糊的某些東西永遠不會被輕易地複製貼上。



【艾莫西寫在後面】
多年前看過倪匡一本科幻小說名為《眼睛》相當震撼,小說裡描述其實我們的地球早已被外星人入侵。因為人類始終以為外星人的樣貌就是頭大身體細長的形體,但小說中設定的外星人的模樣其實就是一顆眼球,於是他們侵入人類的方法正好是取代人類本來的眼睛。這本小說當時我高中看完驚嚇到不行,而看到《銀翼殺手》將仿生人斷定用眼球作判讀時覺得相當不謀而合。而倪匡眼睛這本小說的發行年份為1981 年,比銀翼殺手還早一年,是否真是個巧合呢?

【影涉人生】我們究竟何以為人:《銀翼殺手2049》(Blade Runner 2049)_倪匡眼睛書封_艾莫西07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艾同學莫西 的頭像
艾同學莫西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