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9/6)是我第三次看暗戀桃花源這部舞台劇,第一次看暗桃是看電影版,已經想不起來當時的感覺;第二次就是在
1999年在國父紀念館重新搬演的版本,我幾乎是想不起來整個劇情,只有片段零星的記憶,我只記得我有大笑、有哭泣,以及那永難忘懷的最後一幕;這次表坊三次搬演暗桃,雖然不免令人遺憾表坊今年爲何遲遲未推出新劇,不過往好處想至少可以讓更多錯過暗桃這部好戲的人可以走進劇院觀賞精典,而這次也加入明華園演出桃花源戲碼,基於這一點讓我決定再次走進劇院瞧瞧有什麼新的火花。喔,對了,另一個發於初衷的主因,是因為尹昭德,我一直都是阿德的戲迷(或說是劇迷也可)。

這次江濱柳由尹昭德擔綱飾演,這個角色從兩次的劇場演出以及電影版本一直都是由金士傑擔任,所以,尹昭德這次的演出算是比較辛苦的,他必須演出江濱柳,稍沒拿捏就會變成演金士傑,因為這個角色大家的記憶都太根深蒂固,我自己認定江濱柳就是金士傑。這次尹昭德的演出是後半場的中段才比較進入真正的江濱柳,我是指我自己的認同而言,在上半場裡我還是覺得他是在『演』江濱柳,或者該說他是在演『金士傑演的江濱柳』;不過尹昭德的整體演出算是
OK的,至少到最後那段與雲之凡重逢的地方我還是落下淚來,跟當時金士傑演出讓我落淚的地方一模一樣。

(可惜在演出最高潮的靜默之處居然有人手機響起,還是鈴聲居然還是台語歌,隱約覺得台上阿德有稍稍被影響到,因為響起的手機主人坐的位子還蠻前面的,加上那一場戲剛好是全場是無聲的,應該是用醞釀滿滿的40年無法說出的思念以及錯過的懊惱最極致的表現,被該死的手機鈴聲破壞一切,一人之疏令全場為之氣結!)

暗戀桃花源之受人喜愛,這應該是歸功劇本本身的成功。

暗戀桃花源是個太有趣的劇本,兩個劇團因為管理疏忽而撞在同一個排練場排練戲劇,一邊排的是因為戰亂而被迫分離
40年的一段未果的時代悲劇【暗戀】;另一邊排的則是根據晉太原桃花源記改編的誇張喜劇【桃花源】;不管是在時空背景、演員表現、服裝穿著、戲劇情緒等,每個環節都充滿衝突,而透過各種視覺、聽覺、以及情緒不斷的進/出,展現出高強大的戲劇張力,你在當下完全無法預期自己下一秒會有的情緒與表情,這就是暗戀桃花源的魅力所在。

儘管如此,兩個如此衝突的戲劇,其實卻相互交錯重疊。之於江濱柳對於愛情的壓抑內斂,之於賴陶對於愛情的狂熱外放;江濱柳呼喚著妻子說你回去,另半邊賴陶大聲呼著你回不去,兩兩應當無關(就劇中【暗戀】
/ 【桃花源】這兩部戲而言)卻又彼此呼應(就整部戲【暗戀桃花源】而言),這些呼喚是說給我們聽的,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而事實上說者也並非無心,那聲聲喊著回不去的餘音繚繞在台上台下,劇裡劇外,即便不同時代、即使不同語言,每個人心中都有著一處那麼私密的桃花源;然而,那個地方其實是怎麼也回不去的。

之於江濱柳,之於雲之凡,也之於賴陶,之於春花,之於袁老闆,之於導演,之於神祕女子,更之於你和我。從桃花山佈景換到醫院,唯一不變的就是那始終高掛劇場正中央的時鐘。這個世界什麼都會變的,因為時鐘一直在走。

於是江濱柳說:「那個時代很大,人很小。」事實上,這個時代何嘗不是?

我們只能把這些心理認為恆久不變的東西,偷偷藏在自己心中的桃花源裡。

也許像江濱柳,守著那塊桃花源
40年卻換來其實早已物換星移的結果;也許像賴陶,放棄那塊桃花源後才發現它的美好卻怎麼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也或許像最後那名神祕女子,永遠就這麼地活在自己心中的桃花源裡,瘋了,也許才是永恆存在的一種方式。

然而,灑滿碎花的舞台,還是沒有帶走時鐘


還是太鍾愛暗桃的腳本,本來想說說這部戲演員的表現卻還是繞到了劇本上,其實這次請來明華園我覺得是創意十足,可是或許是因為造成反差過大的因素,削弱了【暗戀】的張力;而明華園用歌仔戲來詮釋【桃花源】,讓我感受到歌仔戲也能如此平易近人的一面。不過坦白說,我還是比較喜歡本來的方式,有一種忠於
味的感覺,明華園的衝突雖然加大了反差,可是在情緒張力上卻沒有相對增加,我覺得挺可惜的,不過陳勝在的演出頗不錯,真的是一個蠻厲害的演員!

你還沒看過【暗戀桃花源】嗎?如果你沒看過戲,把它當成你的第一次我保證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而曾經看過【暗戀桃花源】的朋友,想回憶一下經典的話,不如也買票進劇院看看這次邀來明華園的第三次上演吧,會有很不同於以往的感覺喔;至於跟我一樣都看過的朋友
,恩,一起跟我打電話給表坊問看看什麼時候有新戲可看囉!

2006暗戀桃花源的官網作的頗美,尤其建議大家不要跳過動畫,因為動畫做的很棒,還可以聽到那一曲動聽淒美的主題旋律,真是每聽一次就令人陷入暗戀回憶之中...

2006暗戀桃花源官網點此進入

附註一篇寫的很好的【暗戀】文本語言分析,看過的朋友可以延伸閱讀一番

延伸閱讀:【暗戀桃花源】裡的暗戀-談語言的伏流

 

 

創作者介紹

書寫記憶3.07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