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36個故事】上字幕忽然亮燈的那一刻我感到很害羞,因為我淚流滿面。這不是誇飾,我真的哭的很慘。30歲了其實不再應該被這種夢想要自己去追尋、人生要走出自己希望的腔調所動容。但怎麼說呢?恐怕是我心臟的那扇期待之窗依舊通暢,以至於能讓【第36個故事】輕易直擊禁區,一瞬間眼淚就這樣潰堤而下。

很誇張吧?其實我也覺得很誇張。後來回想覺得喜憂參半;喜的是自己心中似乎還有塊尚未崩塌的所在;憂的竟也是這塊所在,在一般人眼中看來是否如此不合時宜?直到我遇到了導演蕭雅全,才發現原來我會被【第36個故事】感動得如此不是沒有原因。

舉例來說,現在幾乎成為觀光勝地的朵兒咖啡館,其實前身是一塊荒廢空屋,那種你從富錦街走過去根本不會多看一眼的荒涼。但蕭雅全看到了它,把原本決定找一間咖啡館拍攝的想法搖身一變,變成自己搭一間好了。台北沒有理想的,那就自己搞一間夢想的。

這就是朵兒咖啡館的由來。它是因夢想而生的,真夢幻。



接下來,是【第36個故事】找上了雷光夏,輕聲唱出這樣的歌詞「給我 我想要的生活」;搭配林辰晞在灑著陽光的富錦街騎腳踏車的畫面,這根本就是天殺的魔幻!那種你明明也在台北,卻只能受困烏煙瘴氣辦公室;而離你不到數公里的地方,好像有悠閒的新鮮空氣可取。這種心酸實在是太悲哀。可是更悲哀的是當耳機裡的歌播完,YOUTUBE的畫面也黑掉之後,一切還是如故。這麼一刻我忽然可以體會出蕭雅全導演說的,為什麼城市的人需要咖啡館?因為我們需要一個地方來讓自己用一種不一樣的面貌與心情被認識。

上班的模樣鐵定是難看吧我想(我是說我不是你)。



【第36個故事】更魔幻的,是電影裡面說的那些故事。每個故事都觸動到我。我才忽然恍然大悟,我真的好久沒有聽到這種真正的故事;大多數時間我們在聽的,都是千篇一律的瑣事。是故如此,那句桂綸鎂ㄧ開始讓我覺得很八股的台詞:「別人的故事聽久了,你就會開始想,自己有沒有像樣的故事可以別人交換?」意外在後期發酵。到底我們的生活有多少值得分享的東西?點開facebook、Plurk或MSN,大部分都是陳腔濫調,除了愛情與工作,你上次說夢想是什麼時候?

我記不得了其實。關於提及夢想這件事。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夢想會變成汽車或房子之類的東西,而不是建築在「想要的生活方式」這個層面上。



這鐵定就是蕭雅全說的,他想透過【第36個故事】來讓大家看到,在金錢貨幣制度之外的可能性,那種能衝擊出更多浪漫與故事的另一種面向。

蕭雅全導演很感性。我喜歡他總是用「另一種面向」來陳述他對於【第36個故事】的看法。往往我們都很容易以偏概全,特別是台北,這個經常處於失衡狀態的城市,永遠的大者恆大。但蕭雅全用一個感性的角度來看台北,並不推翻或美化,只是娓娓道來,由內而外再由外而內。【第36個故事】用我們鮮少使用的視角來看這個城市,是鳥瞰的夜景、主觀的富錦街、被動的捷運、甚至是超現實的空無一人等,宛如一個每天都會看見的人,其實你們有著一樣的默契相投。

我寂寞時,其實台北也是;但我們都掩飾的很好。


                 (這簡直就是一個打麻將的陣容.但我們在聊夢想...)

我想,對我來說,【第36個故事】很像一只翹翹板,倘若你看進去了,它會讓你把內心失衡的狀態稍稍微調往正,用一種不知不覺的方式。或許就像那些穿插在電影裡的路人街訪,讓我們忽然能在陌生人身上找到共同的念頭。在台北生活永遠需要默契,就算【第36個故事】沒有【海角七號】那句:「我操你媽的台北」如此噴張,但卻能讓我清楚感受到一種無須多言的契合,誠如訪談時導演所言,「台北人永遠都在尋找,我們總是在台北尋找一些共同經驗。當你找到了某種交集你就會非常有感覺。」

我想我必須說,【第36個故事】確實讓我找到了,真的。如果你要形容一下找到的感覺是什麼?我想我會說,就像是剪紙男孩跟剪紙女孩終於碰面了吧那樣。

不知道我在說什麼?那就去看【第36個故事】吧。我這句是誠心誠意的。


艾莫西的必看閱讀:
城市的縮影:蕭雅全X張翰X林辰晞【第36個故事】電影專訪  <---三千字豪華加長版,沒辦法太棒的我全部都想寫下來
心情隨筆:一個屬於台北的第36個故事  <---就是剪紙男孩女孩的由來故事

艾莫西的延伸閱讀:

故事塔羅:旅行的意義-城市與潛意識測驗(這裡有很棒的插畫跟故事還有地理介紹)
獨家測驗:夢想距離知多少? (另類絕活分享)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