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城市有很多記號,有形的無形的,對KEN來說,多數的記號指向他最想忘記的部份,他常常想到她,卻不太確定這個思念會不會有一個可以被接收的頻率出現。如果有那麼一秒,他的手機忽然響起那個專屬於她的鈴聲,他想著,或許一切真的可以就此重新開始,事實上他一直都是做好準備,那些想忘記的,事實上他壓跟一件都忘不了。

他推卸給這個城市。一個莫須有的罪名。

雖然他也常想著,這些記號難道只對他有所作用嗎?他想起那個他們第一次夜遊看到的月亮,像眉毛般彎曲的上弦月,就像他今天下班掛在天上的一樣。在那天夜裡,他第一次感受到她掌心傳出的溫度,還有她望著他時,眼神中勾勒出的未來。他很確定那是有他的。
KEN望著月亮,他忽然感到有一陣莫名的招喚,他按下手機裡的十個號碼,播通的等候鈴響著某當紅歌唱節目中的招牌曲目:從副歌開始,重複了兩遍。

「你的電話轉接到語音信箱,嘟聲後開始計費,如不留言請掛斷,若要留言,嘟聲後請按井字鍵。」

KEN
掛上電話,沒有留言。

他望著天上的月亮,那個熟悉的上弦月。事實上這些記憶他並不是一直都記得。關於那個交換諾言的晚上,溫度以及未來。有那麼一段時間裡,他忘的很徹底,忘到他幾乎想不起來那天的月亮其實並不是月圓,那是
KEN對另一個女孩的記憶,他瞞著她。直到她發現之後哭著離去,過了一段很長的日子以後,他才又慢慢想起這些,關於她的點點滴滴,甚至帶些思念以及懊悔。

KEN
低下頭不再去看那個每30天就會出現一次的上弦月,他決定撤銷對這座城市的罪名。步行回家的途中,他哼起了剛剛在電話那頭想起的鈴聲:

「緊緊相依的心如何
SAY GOODYE  你比我清楚還要我說明白 
   愛太深會讓人瘋狂的勇敢 我用背叛自己
完成你的期待」

原來真正不曾忘記的從來就不是他


下一次上弦月出現時,希望她可以就此完全忘記。KEN懺悔著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