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之前開會時聽同事說某公司他們曾有計劃請傑克強森(Jack Johnson)來台灣演唱的想法,不過當時傑克強森的回覆是他前一陣子忙於專輯宣傳,東奔西跑,如今,他不希望自己離海太遠,婉拒了台灣公司的邀約。

我當時聽到,覺得這真是個好笑的推辭。

什麼樣的人會知道自己不能離海太遠,離海太遠會有什麼樣的感覺?身在海島國度的我從來就沒有這樣的感慨。如今想想,這大概也是一種都市人的悲哀。

直到我遇見了他,陳建年。

很多人認識他,不管你是認識哪一個他,他是金曲獎最佳男歌手,他是蘭嶼派出所的員警,他是紀曉君的表舅,以上身分通通都是他,而他也不曾刻意有所區別。

從他踏進辦公室的第一步,他的靦腆說明了他對於歌手身份的不適,訪談中他說他不喜歡人家叫他歌手,他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喜歡音樂的人,如果你也喜歡他的音樂,他衷心感謝,但請不要刻意去找他,因為他覺得這樣很怪。

在一旁負責攝影的我,忽然想停住我手中閃著不停的鎂光燈。而不知怎麼,我想起了傑克強森婉具來台演唱的那句話。

傑克強森不能離海太遠,同樣地,陳建年也不能離蘭嶼太遠。

停下手中的攝影,我在一旁聽著陳建年述說在蘭嶼巡查的點滴,瞬間,我腦海裡,忽然出現畫面,雖然我並不知道那畫面是什麼,但,感覺很舒服。

我想,這就是一個屬於某個地方的人,身上所散發出那個地方的氣息吧!

我忽然對於傑克強森不能來台演唱的事感到釋懷了。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