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三年,我終於在大銀幕上看到了傳說中保密到家的【長江
7號】預告片。這次星爺的造型比三年前的功夫更落魄了,我忽然想起三年前曾寫了一篇關於【功夫】的文章,三年後某些寓意似乎又在「長江7號」發酵。六年級星迷共同期待的集體記憶,周星馳從星仔、阿星、到現在的星爺,成長的不只是他的頭銜而已,更是他隱藏在電影中的小人物哲學。等待【長江7號】上映前,讓我們一起先從「功夫」暖身一下吧!

周星馳的電影風格,其實在
80年代與90年代有很不同的轉變,要說是周星馳的成長也好,或是說他找到了自己電影的方向也罷,就他樹立的無厘頭風格來說,從通俗帶點低能的笑話(例:【情聖】、【整人專家】…等),80年代的周星馳,讓人感到笑中無味,儘管如此,周式笑話卻是百聽不厭,打破了五六七年級的藩籬,成為一種跨世代的語言。90年代的周星馳,電影角色風格丕變,從【破壞之王】、【喜劇之王】、【食神】,一直到【少林足球】,周星馳的劇中角色開始趨於平實,努力詮釋小角色的力爭上游的故事,抑或是身懷絕技卻慘遭滑鐵盧在重新站起的情節。然而,減少了過去誇張搞笑的成分,90年代的周式電影,一度被人懷疑是不再討喜,其中尤以【喜劇之王】最為明顯。若要說【喜劇之王】為喜劇,實在難以接受。不過,個人卻是非常喜歡這部電影,我甚至猜想,【喜劇之王】應該是周星馳透過電影想傳達個人想法與意念最明顯的一部作品,劇中跑龍套的橋段或許就是他自己的過去,而劇中大量出現的表演理論以及知名劇本,一次一次地想找出觀眾的胃口,象徵那些理論都是紙上談兵,對表演者而言,真正的道理為有實際參與才能得知,而每個人認為重要的東西都不盡相同,重點在於你是否能找到自己真正在乎的所在!再這裡舉大量的【喜劇之王】的內容,是因為【喜劇之王】的諸多隱喻與【功夫】有許多切合之處,如果你兩部電影當看的相當熟識,那你稍作一下聯想或許也會有跟我一樣的感受!

【功夫】無疑是周星馳童年回憶的寫實,不論是搭景、廣告看板、劇中出現的功夫招數,甚至是電影使用的配樂…等,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出,他絕對是個相當懷舊的人,也可以說,他對於過去那個時代,有著很深的情感與嚮往。破爛髒亂的豬籠城寨,人人生活在一起,建立出相當深厚的情感,每個人都願意為鄰居挺身而出,有著視個人生死於度外的氣節。而劇中安排隱匿的功夫高手棲身於內,是個相當用心的安排,高手不分身分貴賤,與大家居住在一起,也善用自己的長處找到得以發揮的工作,讓人對這個環節格外難忘。看的出來,周星馳對「地位」這個東西,有自己執著的一面,甚至他企圖打破所以的刻板印象,作苦力的,作裁縫的,桿麵糰的,原來都是擁有蓋世武功的武林高手,穿著膠質拖鞋的老頭,竟是天下第一高手火雲邪神,而懦弱帶點好色的包租公與像個男人婆租魯形象的包租婆竟成了楊過與小龍女,甚至飾演該角色的演員本身都是正宗的習武之人,更讓人信服!周星馳,一再一再顛覆我們心中傳統武林高手形象,無疑地也增添了我們更多的想像空間!向來善於詮釋小人物的生活,他總秉持著「天生我才必有用」的觀點,所以,在周星馳的電影裡,你看不到「沒用的人」,只有「找不到方向的人」,【喜劇之王】也是,【破壞之王】也是,【少林足球】也是,【功夫】自然也不例外!【功夫】甚至將這個觀點發揮到最大,成為整部電影的重心!

【功夫】劇中的武打場面,我覺得也相當有趣的。向來功夫片與武俠片一直有個模糊的分野,功夫片講求的是真實的打鬥,以及真實的招數;而武俠往往是小說裡的虛擬招數,早期功夫片與武俠片區分比較明顯,因為有真功夫的演員當然不想做些假的特技,而觀眾也喜愛這些真實的打鬥;近年來特效當道,好萊塢式的誇張浩大場景成為觀眾讚嘆的焦點。當身穿黑西裝的斧頭幫浩浩蕩蕩走進豬籠城寨,卻被三個不起眼的功夫高手一一治服,連洋槍都傷不了他們!這樣的場面相信華人大多不陌生,早期不管是李小龍的電影,抑或是成龍,還是周星馳翻拍的【龍的傳人】,華人都是以蓋世武功寡敵眾,這個現象很有趣,如果我們說中國功夫招數成為貫有功夫片裡的「大中國主義」應該不為過,因為多數西方人相信神秘的中國功夫絕對是世界第一,還可以刀槍不入!所以即使是【功夫】裡以三個人打垮一堆人,還是沒有人會感到困惑,甚至還覺得順理成章!正因為這個大家既定的印象,所以周星馳順著大家的意,在片中加上特效大玩特玩,讓劇中各式武功更加高強莫測,看的觀眾目瞪口呆,更大呼過癮!


【功夫】片中的周星馳角色,一個看似不務正業的街頭混混,卻有著比別人更強烈的正義感,從片中他小時候願意用全部家當換取一本功夫秘笈(最後沒有成為醫生或是律師),看的出周星馳一直以來所抱持著「英雄」夢想,片中他童年搭救黃聖依一幕,是否也會讓你想到【破壞之王】何金銀帶著加菲貓頭套大喊「放了那個女孩」的那一幕呢?儘管角色沒有都高深的功夫,但是「路見不平 拔刀相助」的情感卻是顯而易見,也相呼應了豬籠城寨居民的正義感。也正因如此,讓片中沒有出現真的無惡不赦的大壞人,有的只是油腔滑調的小聰明,帶點沒種的老大,或是尖酸刻薄的公務員,在周星馳電影裡,他們成了趨近於真實生活的人物,這些壞人不但不會讓人僧恨,甚至在個性當中都帶點可愛,或是令人同情。而周星馳飾演的小人物一角更是有部分掙扎的內心戲,雖然成分不多,但不流於做作說教,反倒給人一點淡淡的哀愁。也因為貼近生活化的呈現,讓觀眾可以很容易地進入他的內心世界,感同身受。以致於到最後當他練就絕世武功時,就像是替所有小人物宣言—「我也可以出頭」一般,帶著鼓舞人心的成分。


對於劇中沒有拍出他為何可以練就「如來神掌」之疑,我的看法是,所有既定的東西可以省略,如同所有故事一般,如果開場主角就是個武林高手,那就不需要交代他的習武過程(如片中其他角色);而若以科幻片的角度,為省去累贅的過程,往往喜歡以「雷劈」或是「重大撞擊」作為擁有特殊能力的交代。【功夫】當中也確實有在劇中安排一些線索,不過最終練就如來神掌也確實過於草率,其中我對於整個造型都與先前截然不同之處感到有點不合理,不過如果從片中只是要告訴我們「有志者事竟成」的角度來看,這些過程或許也可以不需要被追究,因為中國功夫本來就是相當玄妙的,端看你相不相信!

黃聖依的啞女角色,戲份不多,卻是整部戲的靈魂(讓我想到【喜劇之王】的張柏芝),從片中可以感覺的出周星馳想必是個很浪漫的人,幾部電影看下來,最後能令他堅持下去的,都是一個女性,或許在他的心中真的有這個能夠使他一直在電影這條路上堅持下去的女主角也說不定。

總是很喜歡周星馳電影的結尾方式,他經常用一種「照樣過生活」的態度收尾。於是,精采絕輪的【功夫】交手之後,生活還是一樣要過下去的。成為天下第一高手的周星馳,最後沒有成為夜夜笙歌的上海大亨,而是成為了一間糖果屋的老闆,那隻糖果,曾是他捨棄的正義,如同海報上,一手拿著棒棒糖,一手拿著斧頭的天人交戰。最終的他選擇了正義,回到最初童年時的模樣,牽起了小女孩的手,轉身離去…。而屬於功夫的時代就此結束了嗎?當劇中乞丐再次出現,搭訕另一個小男孩時,我們就可以知道,【功夫】將會綿延不覺地傳承下去,再次成就在願意相信夢想的人手中!

這是周星馳的電影,受歡迎的不單只是他的幽默;而是他用最簡單易懂的方式向大家闡述屬於每個小人物的夢想。在【功夫】裡,他用自己的童年記憶與對功夫的喜好交出一張激勵人心的成績單;而這回在【長江
7號】中,他又會用怎樣的幽默法來發揚他的小人物哲學呢?「有時,你需要的奇蹟就在垃圾堆裡。」身為小人物我,充滿期待。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