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看完《派特的幸福劇本》的那晚走出戲院,我跟同行的香功堂說,其實有點失望。對於電影中女主角愛上男主角的那個執著我似乎無法感同身受。於是我問香功堂說,蒂芬妮是哪時愛上派特的?香功堂告訴我,那一晚派特對帝芬妮說出那句「可是你老公死了耶!」的時候,蒂芬妮用力縮了一下脖子的那個瞬間她就愛上他了。香功堂對我說,一句可以說出真正別人無法碰觸禁區的話足以融化一切。看完電影隔了五天,我忽然感到龐大的溫暖。


《派特的幸福劇本》很好看至少對我來說是慢慢發酵的)。可是這卻不是一部全世界的人都會覺得它好看的電影。應該這樣說,如果你覺得自己很幸福的話,那你大概無法被這部電影感動;然而,如果你對於幸福感到無謂的話,那它同樣無法感動你。可是,如果你認定自己是一個永遠無法獲得幸福的人的話,那《派特的幸福劇本》絕對會讓你感動到亂七八糟。

《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先來說說《派特的幸福劇本》這部電影的劇情。這電影的一開場其實一點都不美好。一個在精神病院療養的男子,每天對自己的信心喊話就是「EXCELSIOR」(精益求精),因為生命中遭逢眼見自己老婆配著自己婚禮的進行曲與別的男子外遇的實戰畫面,讓他徹底的瘋了。然而卻又在某種刻意要讓自己不脫軌的決定下,派特成了一個樂觀積極的人,儘管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但沒有人願意告訴他真正的實話。另一個死了老公的女孩蒂芬妮,意外的人生讓她成了一個沒有靈魂又刻薄的女子,她憂鬱又不近人情,每天都在上演脫序人生。直到她遇上了派特,一句實話讓她徹底的從死灰中得到一線生機。

兩個從不覺得自己會幸福的人,甚至可以說是兩個神經病,彼此都視對方是瘋子,可是他們卻又心知肚明,別人也是用瘋的眼神看他們。於是一個追求成為別人眼中的正常人,一個決定成為比世人認定的瘋更加瘋狂的人。他們倆人生選擇的一開始都建立在他人的眼光上。不過命運給了他們認識彼此的機會,在某種極欲擺脫卻又同時間明白只有對方懂得自己偽裝的拉扯中,他們得以擁有某種自在。就算彼此還是無法輕易放棄自己人生的選擇。但,真正的實話卻可以瓦解這虛偽的世界。

《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我非常喜歡《派特的幸福劇本》中,蒂芬妮告訴派特她其實很想去參加舞蹈比賽的這個瞬間。儘管派特一開始無比抗拒,甚至蒂芬妮還必須使出一些好處才能讓派特就範。蒂芬妮的勇氣著實感動了我,因為我覺得要跟別人坦承自己真正想要的以及有求於人從來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於是我們習慣逞強,或擺出其實我一個人也可以的那種姿態。也因為這世界從沒有過多真正認真在關注我們的眼光,於是我們總被姿態搞到無法下台。相較於蒂芬妮,片中的派特就屬於「自欺欺人」的那種角色,知道自己是瘋的,知道自己根本無法正常。卻也因為無法真正面對自己而讓這個瘋狂更加無法收拾。可是蒂芬妮的存在讓派特有了一個喘息的空間,甚至可以讓自己好好的瘋也無所謂。這才真正發現原來需要在意的眼光從不在這個世界上,它只存在於真正在意你的人。例如家人,例如兄弟,以及那個愛著你的人。

《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除了愛情的細膩外,《派特的幸福劇本》在家人關係的描繪上也相當動人。骨子裡也瘋癲甚至還有暴力傾向的老爸,選擇了組頭的行業。哥哥對弟弟說話總是咄咄逼人,幾乎可以說一整個屋子裡沒有一個正常人。可是就算不正常也是一家人,於是我們看見的是這屋子裡的互動不管多荒謬都充斥著愛。當派特在被哥哥羞辱完的那句「I have nothing but love for you」,然後兄弟倆深深擁抱的畫面讓我感動到不行。有時後家人就是如此,心口不一的戲碼幾乎天天上演,但沒有人是真正想傷害誰,就算總還是有些無心的過錯必須包容。

電影最後的那個舞蹈比分幾乎是整部電影最畫龍點睛的一個安排。當評審無法理解為何這樣的比分會讓這一群人欣喜若狂時,我們終於看到了一個無須理會這世界規則的美好。只因我們人生的分數從不是為了符合這世界的標準,而是建構在與重要的人建立的門檻欄位上。誰說拿滿分才有幸福?《派特的幸福劇本》告訴我們只有五分也可以歡聲雷動。就算全世界都不懂也沒關係,我們自己懂就好了。而那關於不幸人生的幸福定義,或許我們也可以自己定標。

《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我是瘋的,謝謝妳也用瘋的方式接受我。」這是《派特的幸福劇本》中一句最美麗的情話。這世界的正常人也許不多,每個人多少都有歇斯底里或瘋狂的面貌,甚至有時那真正的自我幾乎扭曲不堪。可是總會有一個人會告訴你沒有關係。我不知道要過多久我們才會遇上那個人,但如果可以的話我想告訴你,當他出現時,請別讓他輕易離開。如果你願意記住我的話,那你的人生將也會像派特般,在不幸人生的劇本中,寫下一個幸福結局。

當片中派特的回憶片段響起了〈Girl From The North Country〉在聽著巴布狄倫溫暖的歌聲中,我相信他也是這樣覺得的。

「Sometimes it takes one stubborn heart to crack another(有時候,需要一顆固執的心,才能敲開另外一顆)衷心感謝《派特的幸福劇本》,這電影讓全世界的瘋子神經病騙徒與偏執狂都重新相信了自己,也不再感到孤單。

真好。




艾莫西寫在後面:

「人生不該只是尋找一個能與你和緩跳華爾滋的夥伴,而是能找到一個就算不擅長也願意嘗試各種快慢節奏未知的舞者。」最後送上當時看完《派特的幸福劇本》當晚寫在FACEBOOK的短感想。我一直都很喜歡用舞蹈來譬喻人生的安排,例如早期日本電影《我們來跳舞》,與日劇《SLOW DANCE》,還有蘇珊莎蘭登在《伊莉莎白小鎮》的那支獨舞。人生確實很像一場舞蹈演出,年輕時我們以為要找的是那個可以腳步合拍的對象,可我現在才終於明白,一個願意為你調整步伐的人,或許才是更值得的。當然前提是你也願意為他如此。

《派特的幸福劇本》(Silver Linings Playbook)

終於可以說,《派特的幸福劇本》後座力好強。強到我真的相信我會幸福了(雖然過了五天才發現)。然後大衛歐羅素(David O. Russell/下圖)絕對是我以後都要follow他作品的導演。從《燃燒鬥魂》到《派特的幸福劇本》,完全證明了他對家庭關係還有愛情的細膩,而更為重要的是,它看出了每個逞強世人背後那其實渴望有人陪伴的特質。或許這正是他每次都能感動我的地方吧。


davirussell

除此之外,電影中那首讓派特抓狂的歌曲,其實是我喜歡的黑人盲人靈魂歌手stevie wonder的名曲〈My Cherie Amour〉,電影放出來的時候我本來興奮到有點發抖,結果…...沒想到這首歌在電影中是這樣的安排啊....(看過就知道了不破梗)。還是要幫汪達平反一下,這真的是一首很浪漫的Old School,看看2008年的倫敦演唱會現場超級大合唱的熱絡畫面,如果派特出現在這場演唱會現場大概會腦中風吧!!!!!



還想說一個有趣的小地方,《派特的幸福劇本》片中同樣玩了跟《愛情不用翻譯》的梗。究竟派特在他的妻子耳邊說的到底是什麼。我覺得這個點也挺有趣,當然我個人抱持著的想法是,他鐵定是罵了她(雖然妻子表情看起來頗平靜)。不過香功堂覺得應該是謝謝或我有喜歡的人之類的。但我想沒必要那麼溫柔吧,做錯事的人就該罵,所以我還是寧願相信派特罵了她一聲賤人之類的這樣想比較過癮才是!


最後一句話是,珍妮佛勞倫斯我愛妳。以上。

002564bb1f43128e857055

無聊冷知識:
再找電影劇照的時候,赫然發現對岸把《派特的幸福劇本》的譯名為《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衝著電影名稱的翻譯質感而言,我們絕對不能與他們統一而且一定要獨立才是。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