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涉人生】不單單是一部恐怖電影的不簡單電影:《逃出絕命鎮》(Get Out)_艾莫西

文/艾莫西

你有沒有想過眼睛的功能?我們眼睛看著的大多是別人,除了早上出門前照的鏡子或偶然搭捷運靠窗反射出自己的模樣,基本上我們一整天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別人身上。也可以說,我們一輩子的時間裡,恐怕有2/3的時間都看不到自己。那麼,你真有把握知道自己是什麼樣子嗎?


【影涉人生】不單單是一部恐怖電影的不簡單電影:《逃出絕命鎮》(Get Out) 文/艾莫西_01

《逃出絕命鎮》就是一部從「眼睛」開始的電影。這部今年上半年以獨立製作卻讓全球口碑沸騰的作品,巧妙將種族、靈魂與催眠等話題結合,寫成了一齣緊湊且充滿黑色幽默的聰明故事。電影從非裔男主角克里斯交了一名白人女友蘿絲開始,蘿絲決定帶著克里斯回家見自己的爸媽,卻讓克里斯有些焦慮,擔心自己的膚色會讓女友父母產生疑慮。同時間克里斯的好友羅德發現幾名黑人都陸續地離奇失蹤於是告知克里斯務必小心。而抵達女友父母家中的克里斯竟未受到任何他原先擔憂的歧視,女友父母不僅接受他,甚至還讓他參加了至親聚會,這份太過於友善的態度反倒讓克里斯感到不安,而在聚會現場他發現了被列為失蹤人口之一的某位黑人,但眼前這個黑人行為舉止似乎不像一個黑人該有的模樣。

這場詭異的聚會究竟是來自於白人真正的友善還是另有隱情,隨著克里斯開始發現越來越多不對勁之處後,真正的故事此刻才正要登場…。

【影涉人生】不單單是一部恐怖電影的不簡單電影:《逃出絕命鎮》(Get Out) 文/艾莫西_03

種族長期都是電影探討的話題之一,但《逃出絕命鎮》卻顛覆了過往絕大多數的電影角度,在《逃出絕命鎮》中,種族以男主角直接破題的方式開場毫無隱晦,而劇情裡一反壓迫打造出對黑人友善的莊園場景竟如此令人毛骨悚然。《逃出絕命鎮》透過打破刻板製造出的詭異氛圍著實成功,反映在劇情上不僅加強了那種不安,更讓觀眾的這股不安回應到我們身處的當下現況。

黑人被迫害或歧視久了似乎就只能接受那樣的環境才能比較習慣,而回到觀眾身上似乎也是如此。事實上真正的毛骨悚然來自我們這些沒有親身經歷過如黑人般被歧視迫害的觀眾,竟也在大量「看」著各類資訊的接收下被寫入了某種刻板。於是我們才會對片中的「過於友善」感到莫名不安。而電影更直接地放大了這個點,隨著劇情急轉直下我們才知道原來這樣的友善背後還是有著不尋常的動機,甚至是更進一步的迫害。

【影涉人生】不單單是一部恐怖電影的不簡單電影:《逃出絕命鎮》(Get Out) 文/艾莫西_02

但更有趣的是,《逃出絕命鎮》將這樣的迫害修正,電影透過二戰期間在柏林奧運曾打敗白人獲得四面金牌的運動健將傑西歐文斯的事蹟,讓以運動為志業的白人開始夢想著自己能成為黑人。只因黑人的運動細胞或許是與生俱來,於是反倒成為白人一輩子努力都無法成功的歸咎因素。這樣放大黑人與生優勢的手法極具創意。而片中角度也拿捏得當,一如另一個有視障問題的白人期待擁有男主角的眼睛時說,「我羨慕你的審美觀,我期待透過你的眼睛看見你看到的東西。」

電影最終的爭奪回到了人的通病,那就是我們往往羨慕別人擁有的,卻看不見自己的。或許因為眼睛只能看著別人,於是我們才會輕易地忘了自己,《逃出絕命鎮》的精采正是來自於此。看似從種族的角度出發,最後回歸的是不分種族膚色性別的人的通病,羨慕別人望塵莫及永遠是自己不夠努力的最好藉口,而同樣的道理放在歧視他人或自以為高人一等必也能相通。

【影涉人生】不單單是一部恐怖電影的不簡單電影:《逃出絕命鎮》(Get Out) 文/艾莫西_05

而英文片名Get與Out更是絕妙雙關,海報上黑白分明的單字正是本我與他者之別的涵義。在電影裡或許只是一個翻轉式的「變身」,套在生活中實質傳達了人們吸收了他人就會失去自我的隱喻。虛實相通的道理與劇情相符相乘,讓觀眾既能滿足樂趣也能在其中發掘省思,這是屬於《逃出絕命鎮》的不簡單之處。至於電影的結尾或許太過簡單,但導演喬登皮爾則表示,希望留給觀影的黑人能有一次走出戲院感覺勝利的結局所以放棄了另一個更戲劇性的結局;但終究我更寧願相信這就是一個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真理,因為真理永遠不分種族。

這結局或許是《逃出絕命鎮》的簡單,但它著實做到了不單單是一部恐怖電影的不簡單。

*原文刊登於【friDay影音

 

    全站熱搜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