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艾莫西_45年

時間對關係而言是絕對邪惡的。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maxresdefault  

你長大了嗎?還是也把時間浪費在工作中無限超時的將青春耗盡。夢想還好嗎?你有多久沒想起它?關於那個被寫在作文簿上的志願,你是否還記得?是來不及實現還是自己先選擇棄守?什麼叫長大我們似乎還是不知道,日子賦予我們淡然卻沒有讓我們學會把握,一不小心就錯過太多了。我們越來越習慣錯過,關於錯過了一班車,關於錯過了一份工作,關於錯過了一個人。關於錯過了更多錯過,我們逐漸學會了得過且過,到底是怎麼搞的?還是別追究會比較好。

日子啊,總是自顧自的前進著。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167063_02

「我就是冰山,其實你們看到的不是全部的我,那只是我的一角,真正在水面下的我你們是看不見的。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巨大的。」

在金馬影展期間,平日晚上的週間場次選片對我來說是重要的,因為只有在跑金馬的這段期間才會有一個能逼自己早點下班的理由。也總是在一張電影票中賭一把能讓我徹底躲到一個黑暗空間忘卻白天上班繁瑣無奈的機會。當然,也難免會不幸踩到在公司加班還比較開心的電影雷。不過還好,上週三晚上選的《愛與和平大作戰》對我來說則像是中了頭彩,完全沒有預到到自己會那麼喜歡,情緒會那麼激動,硬生生在戲院哭濕了兩張面紙。真不得不說,園子溫你真是太會弄了啦!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艾莫西_《絕地救援》(The Martian )

「只是全然的相信,需要最大的勇氣。」看完《絕地救援》後,這句台詞一直出現在我腦海裡。這是日劇《天體觀測》的名句,當時我很喜歡這句台詞多少也跟情感面有關,《天體觀測》是2002年的作品,想不到在相隔13年後我在真正領悟到這句話的另種涵義。電影與日劇恰好都是與宇宙有關的題材,《絕地救援》講的是太空人上火星執行任務的故事;《天體觀測》說的則是一個研究星象的大學社團成員在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後的故事,故事內容看似毫不相干,而連結兩者之間的恰好就是宇宙。在肉眼上只能看到一個亮點的東西,要相信那上也有著生命存在的可能這件事,認真想想這的確需要勇氣。更或者可以說,要抱持這樣對宇宙熱愛的心,似乎最原始的出發也只有信念二字使然。日劇《天體觀測》把這份信念包裝成緣份,電影《絕地救援》則把這份信念包裝成決心。而這也成了《絕地救援》這部電影裡最令我感動且有所共鳴的部分。

太空人其實不過也就是一份工作罷了。而要能做好這份工作的關鍵,就是你的同事。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艾莫西_海街日記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這裡真的很像鐮倉。」

彷彿總是著迷在那種自己才懂得的視線中,於是被電影牽動情感。是枝裕和的《海街日記》,每一個畫面都帶著飽和能量,招喚著那些我們總習慣藏在心底,無法對著家人當面開口的,那些關於愛的種種一切。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437x617-exactly  

文/艾莫西

人生至今大概沒有幾場辦在台灣的演唱會會讓我有生在台灣我很驕傲的感覺。或許是2007年的聯合公園在中山足球場的首場台灣演出(演唱會心得文請見此)造就了捷運首次在營業時間拉下鐵門,所有LP迷只好徒步走到下一站,沿路上的人們都在大合唱,捷運的魯莽完成了一場畢生難忘的回憶也算圓滿。又或是電台司令與Sigur Rós,但真要說狂熱我想我朝聖與志在參加的心情還有居多。不過今年8/16的椎名林檎台灣演唱會,鐵定就是那種讓我想用力好好記得的一晚!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11194469_822534944482605_2089275445874078458_o

週日參與了一場期待已久的關於核能與核廢料何去何從的講座。老實說,儘管每次有相關活動我都會去參加,看到攤位理念相仿也會去連署,但如果你真的問我有看見改變了什麼嗎?我大概也只能笑而不答。在幾次活動或行動中,我覺得我只能為了那種當下的集體行動力而感到活躍,但關於下一步,我總會力不從心或不知所措。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作,而是受困於作了然後呢?又或是每次都被立場搞得騎虎難下。

例如每次為了反核跳出來就會面對部分朋友對著我說那你就不要開冷氣啊!我每次都覺得很挫敗。立場並不是非黑即白,這中間必然存在於某些緩衝與溝通,我想姑且成為體諒與理解吧。但我們都知道,以一個運動或行動的角度來說,要讓大家有感總必須用誇大或恐嚇的字眼才有辦法把民眾引出來成為力量,對於這部份其實也不是不懂,但隨著年紀開始發現自己已無法有那麼堅強的意志來面對這種激烈的辯論或力爭,我站出來是因為我認同這個訴求,但並不表示我因此推翻了不同意這個訴求的人的立場。我只是我而已,與他人無關。我不太確定這種心情該怎樣才有辦法盡述徹底,但每每遇到看見無論在網路還是電視或報紙爭的臉紅脖子粗的人們我就會感到疲憊,直到週日剛好參與了這場講座,聽見了吳明益的某些發言,才讓我這樣的心情好像找到了一些共鳴與出口。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frank-53ad43ee2c622

已經忘了以前那種覺得自己應該可以寫點名堂出來的感覺,開始不覺得自己其實有點本事之類的。年輕的時候錯覺總是很多,始終相信著世界之大必然存在有自己大放大鳴的舞台,而後隨著時間明白了才華或本事之外也必須有點運氣,或一點個性。例如自信或自我推銷,懂了這實在不是自己擅長,也懂得了其實一切也不過是自己過去總太過樂觀。

我曾經是個熱血的人,熱血其實等同樂觀。

Posted by 艾同學莫西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