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表演,城市,生活 | 邀稿,合作,體驗,撰文
歡迎來信:almasylin@hotmail.com

香港製造

「我女兒死了,她16歲,她會永遠年輕。可是你慘了,你的人生還漫長的很。」

20年前看陳果的《香港製造》,其實看不太懂,就像當年經歷香港回歸的新聞放送也不覺得有多重要。青春有種特質,就是世界的事與我無關,那樣的年紀在意的,總都是被大人一笑置之的事。於是過了20年,當我再次觀看《香港製造》時,才發現自己終於懂了。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書寫人物】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我的朋友Jasmine & Tomii

第一次見到Jasmine,是在2016年的二月。一年前,她是朋友的朋友,個子跟臉都很小,但渾身散發一種靈氣,是聰明與精明的那種,用一個明星來形容她的話我會選滿島光Jasmine雖然是香港人,但說國語卻很溜。那次隨著友人的台灣小巡唱走了幾場,與Jasmine
也成了短暫的朋友。記得應該是原定要返港的日子,她為同行朋友的身體不適決定延後回程,當時覺得這個朋友真夠意思,雖然她後來說只是想留下來多玩一天。哪種說法都無所謂,都讓人感到舒服。那趟行程真正交談的時間不多,畢竟當時有任務在身。不過某晚大家一起在台南市區廟口吃辦桌菜的閒談,她的健談與隨和確實讓人難忘。那天晚上一行人拎著啤酒坐在果核抵家,聊到工作猶記得她說,不怎麼有趣。而當時的我正在留職停薪,陪著香港朋友的奇幻冒險進行中,我大概當下處在熱血的浪頭,忘了自己是否有說服她離開,但我想應該是沒有。

【書寫人物】沒有語言的地方,就不會有距離:我的朋友Jasmine & Tomii_02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葛城事件_艾莫西

文/艾莫西

很久沒看到看完如此令人難受的電影了。改編自日本真實案件的電影《葛城事件》,不同於一般社會案件改編電影容易流於的煽情或刻意給予動機,《葛城事件》反倒將整起案件透過多方的環節逐一解扣,從家庭、教養、職場、與廢死者主張等議題置入其中,電影沒有太鮮明的立場,但卻也因此將潛在的生活暴力更為放大。我們身處的環境其實無處不存在暴力,差別只在於有形無形,拳腳相向口出惡言有其殺傷力,但歧視或不重視他人的眼神這類舉動其實傷人的力道也不比前者少。《葛城事件》劇情透過社會一隅開始講述,層層抽絲剝繭到家庭如何養成個人,說穿了我們會成為怎樣的一個人,最具關鍵影響性的就是來自於家。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影涉人生】五月天志明與春嬌的平行宇宙:《春嬌救志明》(Love Off the Cuff)

文/艾莫西

1999年,五月天發行了第一張同名創作專輯,其中一首台語歌曲〈志明與春嬌〉,傳唱大街小巷,這是屬於六年級生的台語歌,台語歌曲再也不只是〈港都夜雨〉或〈今夜台北冷清清〉,熟悉的地點有著年輕一代的故事,淡水河邊的失戀男女,〈志明與春嬌〉就是我們的代名詞。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影涉人生】生命中始終佔有優勢的那些人們:《月光下的藍色男孩》(Moonlight)_艾莫西

文/艾莫西

「我來自古巴,古巴那裡有很多黑人,多的會讓你以為世界上只有黑人一樣。」-《月光下的藍色男孩》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影涉人生】良知與憤怒造就真正的人:《羅根》(Logan)_艾莫西

文/艾莫西

台灣戲劇霹靂火中有句深刻的台詞,就是劉文聰說的「若有神仙作,誰想作乞丐。」這句話吐露了每個人身上的身不由己,放在【X戰警】系列也是相去不遠的道理。「人」這個字本來就是一個基礎單位與統稱,因為生理於是區分成男人與女人,因為年齡區分老人與小孩,因為基因排列形成了凡人與超人,因為作為決定了好人與壞人。事實上這些分類都是以自己角度出發,以自身利益、智商高低或威脅與否的區分法,但「人」一開始就只是人罷了。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影涉人生】注定的倒裝句:《異星入境》(Arrival)_艾莫西

文/艾莫西

看《異星入境》的當天,正好是心情有點沮喪的狀態;對於期待與現實之間,似乎始終左右著我們的情緒,而在這樣的心情中看《異星入境》,意外地正是剛好的時刻。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影涉人生】無能為力的重量:《海邊的曼徹斯特》(Manchester by the Sea)_艾莫西

文/艾莫西

太多電影總是告訴我們一切都會過去,於是我們習慣了差不多兩小時銀幕上的是非恩怨都會風輕雲淡,或許我們會因此落下幾滴淚,彷彿那些也與我們有關。可是遺憾的是這樣的釋懷往往撐不太久,一旦我們離開戲院轉身回到生活,我們還是沒辦法像那些電影裡的人物一樣灑脫。差不多是這樣的心情好一陣子,讓我以為我幾乎喪失了觀賞電影的樂趣,電影的走向總是兩端,樂觀與悲觀中往往沒有折衷,讓我清楚分辨電影終究只能是電影不會成為我的一部分。那些幾乎是無法輕易說出的憂喜參半,那些無法永遠熱血卻保有的一絲希望,對於過於平靜而失去活力的擔憂,竟讓我在《海邊的曼徹斯特》電影裡的每一個畫面都產生共鳴,因為它如此誠實坦白關於生活的灰階地帶,那些大部分電影不願意告訴我們的它都沒有迴避,無能為力的重量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徹底。

艾同學莫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